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睥睨群雄

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九字箴言

睥睨群雄 乐小信 3271 2021-09-09 03:33

  无名山野间,古树林立,芳草遍布,环境清雅幽静,一座竹屋小院孤立的座落在深处。

  小院内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,面容消瘦,眼窝深陷双眼如炬,身着一身淡青色道袍,胸前绣着一个太极阴阳图,手中拿着一条浮尘,出尘之意浑然自成,一副仙风鹤骨模样,老者坐在一个粗木制造的矮桌旁,矮桌之上一个茶壶几个水杯。

  老者神情舒适自然的品评着茗茶,忽然之间神色一动,抬头望去,本是阳光明媚的天空,突然在另一边闪现出一颗亮星,老者本是淡然的神情却是变了,瞪大眼睛皱着眉头自语道:“白日星现,福祸难断。”

  老者站起身形,把浮尘交到左手之中,右手轻抚胡须,慢慢走向竹屋,一举一动洒脱自然,竹屋建造极为粗糙随意,只是竹屋门口有一门联很是张狂。

  “乾坤八卦玄奥深暗含天命,阴阳五行定天下语破玄关。”

  老者走入竹屋,走到一个案台前,盘膝坐了下来,伸手拿起案台之上的龟壳,把手中浮尘放到一边,神情却是变的几分专注凝重,轻轻闭上双眼,双手握着龟壳轻轻摇动六下,龟壳内同时传来事物撞击的声音,清脆而散乱,看样子里面的事物应该是金属之物,并且不是一个。

  摇晃完毕,轻轻从龟壳口倒出几个钱币模样的事物,右手轻轻摆开,却是六枚有正有反的钱币,看其模样色泽光滑明亮,磨损明显,应该是经常摆弄的缘故,老者看着案台上的钱币,眉头微微跳动,从旁边拿过一张白纸,拿起笔在上面画了几道或长或短的横杠,同时左手不停的掐捏着,右手在旁边不停的写着什么。

  忽然之间老者面色涨红异常,张口竟然喷出一口鲜血,落在了案台上的纸张上,也落在了淡青色的道袍之上,异常显眼,触目惊心。

  随着一口鲜血的喷出,他蓦然面色惨白,精神萎靡,拿着笔的手也不停颤抖晃动,嘴角苦笑着说道:“天命不可违,不可违啊。”说着颤颤巍巍的在案台的纸上写下了几个字,“祸乱出,天地恸,破军入”写到最后那个入字时,老者更是昏了过去,向着一旁歪去,导致最后一笔更是拖了很长。

  轩辕不凡忽然像是凭空出现一样,出来后脸色毫无血色,气喘如牛,直接跌坐下来,喘息一会,看着四周的一片狼藉,还有那九个匍匐在地姿势怪异散发着寒气,一动不动的黑衣人,苦笑一下,拿出一枚丹药放入口中,丹药入口即化,小不点也晃晃悠悠落到他的身边。

  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,能够在九个人的包围下,成功逃生并且反包围,即使轩辕不凡性格沉稳淡定,现在也有些热血心动,这也是出其不意,乾元大陆懂得阵法的人几乎寥寥无几,加上轩辕不凡年幼他们不曾防备,所以才一举成功。

  “七星曜日寒冰阵,用魔晶组成威力真的不小。”轩辕不凡打了一个冷颤自语说道。

  轩辕不凡紧了紧已经残破的衣衫,站了起来,慢慢走到那个头领身边,看着他身上开始凝结的冰晶,笑了笑,七星曜日寒冰阵,阵内寒冷异常深入骨髓,运用天地自然之力,使阵内之人,由内而外的产生寒冷,一直到失去生机,浑然毙命,这个阵法也是一个复合阵法,包含困幻杀等三种阵法,因为他们都是死士,轩辕不凡知道从他们口中得不到什么信息,还不如等他们死后,在他们的尸体上自己查找线索,所以也不做希望,才使用这种杀阵。

  轩辕不凡轻轻探了一下他的气息,发现他已经气绝身亡,仔细在他们身上翻找,只有那个头领身上装着一块令牌,别的一无所有,才慢慢收起布阵用的魔晶,换上一身备用衣衫,慢慢走下山坡,向着刚刚马车停靠的地方走去。

  马车还是停留在原处,却不见了马夫,轩辕不凡皱着眉头,四处查看,很快他就眉头舒展开来,马夫整天南来北往接触形形*的人,当发现有危险的时候,早就藏了起来,加上黑衣人的目标本就是轩辕不凡,所以他才有幸逃脱。

  当看到换过衣衫的轩辕不凡出现在他的面前,非常害怕,体如筛糠,直接跪了下来,不断求饶,因为轩辕不凡回来了,那些黑衣人却躺在那里不动,知道了这个年龄不大,人畜无害的少年也不是善茬,还有当时他租赁自己马车时,看到他年幼可欺的样子,薪资故意加倍要的。

  轩辕不凡笑了笑,缕了一下刘海,告诉他不要害怕,最后马夫终于相信,他自己没有生命之忧,对这个少年更是殷勤不少,如此很快他们再一次踏上了行程。

  马车向着目的地奔跑着,轩辕不凡坐在车内,闭目凝神,同时思考一些不明之处,这群黑衣人是谁派来的?他们如何得到消息的?那个头领曾说过,为了殿下大业,还有他身上的令牌,殿下应该是太子,因为幽冥那天见到自己也只是说三皇子。

  还有令牌上的太子令三个字,更是直接指向太子,但他们都是死士,为什么会说那句话,还带着太子的令牌呢,这样又有点说不过去。

  是他们认为一定能够完成任务,所以不介意透露一些消息,如果真的是太子那为什么安排人来杀自己呢,自己的存在让他感觉到了威胁么,还是说他们故意为之用来嫁祸陷害,轩辕不凡坐在马车内,不停的思考着。

  滨河城。赵府。

  赵雅茹回到家中,正好迎面走来一个面目方正的中年人,看到他,赵雅茹笑着,欢快的跑到他的身边,说道:“父亲,您干什么去啊?”

  中年人看着她,溺爱的摸了摸她的头,看着她的眼睛说道:“我是来找你的,你说上一次救你的少年叫做轩辕不凡对吧?并且你们还在一个班级上学?”

  赵雅茹点点头说道:“是啊,上次父亲不是还让我请他来家里做客么。”撇撇嘴接着说道:“他没来而已。”

  中年人挑着眉角,看了赵雅茹一眼,想了想说道:“那你明天再请他来家里做客吧。”

  赵雅茹撇撇嘴,“他不来就算了吧。”

  中年人双手扶着她的肩膀,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道:“这也是你爷爷的意思。”

  赵雅茹瞪大眼睛,一脸不可思议,倒也没有多想,只是以为自己爷爷要当面酬谢人家的救命之恩,最后无奈的咂砸嘴说道:“他最近请假了,等他回来我会告诉他的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