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国士行

第二章 陶瓷罐

国士行 剑指南山 3186 2021-10-13 16:00

  而第二天爷爷便再度出了远门,又去了北京,只是回来之时却是几十辆豪车将其亲自送回了家!来的皆是非富即贵之人!也正是从那天起,爷爷的身份才终于显露!他竟是国士!而且是最后一个国士!

  国士者,辅帝王,安天下,定龙气,判国运!乃是一个只存在于传说却又真实存在的特殊身份!

  自周文王立周,得姜子牙相助,便是第一任国士,成就周朝八百年之最!后世得其传承成就国士之道者甚多,皆各有建树,如袁天罡,李淳风,刘伯温等,但更多的却是隐姓埋名,暗自辅佐帝王,决龙脉,养气运,定国运!

  而我爷爷便是最后一任国士,而他辅佐的帝王,正是溥仪!

  国士虽通周易,可人力终究不能胜天,爷爷也并不能阻止清朝的灭亡,而随着清朝的灭亡,这般集一国气运与一人之身的时代宣布结束,爷爷这般国士也就没了用武之地,不过在清朝灭亡之期,爷爷还是尽了他国士的职责,为了护溥仪周全,爷爷用我老郑家九世困苦,换来了溥仪可得善终!

  于气运之数中,称之为负龙刑!

  扛帝王罪!护国家运!负天下刑!非九世不得解!

  而如此多的富贵之人前来,不过是因为我爷爷破了戒!国士,只辅帝王,只决国运!也唯有帝王的气运方能抵消泄露天机的天罚,可为了改变我老郑家的命运,爷爷为这些非帝王者卜了卦,指点了命数!许下的承诺,只是要他们无论哪一家,日后但有女儿降生,便与我结下婚约!

  后来我才知晓,这些人或多或少皆有些帝王血脉,爷爷正是想借此改我老郑家命运!

  从那时起,爷爷便常把‘逆天改命有望了’挂在嘴边,不过爷爷的谋划却远非这一条!

  自小他并未传授我易经之道,而是一心供我好好读书,说将来只要我考上大学,娶个外国媳妇,我老郑家九世穷困之命便可化解!与哪些贵胄的约定虽是捷径,却也只是有备无患。

  不过最后的结果显然是没有成功,都说穷不过三代,到了我这一辈,叔伯家的几个堂兄弟受不了穷困,早早便辍了学,外出打工,我也不例外,初中没有念完便辍学在家,本有意出去务工,却被我爷爷拦了下来,在家里无所事事的过了两年快活日子!

  而真正的改变还要从我十八岁那年说起,我已成人,爷爷便迫不及待的去了北京,想和当年那些人履行约定,后来的结果自然是没有如愿!

  当年得爷爷指点的足有十几家,其中生得女儿的也有五六家,可到了如今爷爷亲自前去履行约定,却是百般推脱,说什么改革开放,婚姻自由,不兴这套了!

  爷爷起初也只是将这些人当作后路,因此并没有强求,回到家后只是叹息说一切自有天定,怪不得他!而我对此并没有太大的感触,毕竟与一个素未相识的女孩结婚也着实有些荒唐!

  也正是从那天起按照爷爷的话,既然不上学了,那就娶不来洋媳妇了,就连城里的贵胄也攀不上了!要想改变命运只有靠自己了!

  那一天爷爷将我叫到屋内,一脸的严肃,将他最珍贵的一件法器给了我!一个绘有山河图的青铜罗盘!后来我才知道,爷爷这是将我视为了传承之人,因为这青铜罗盘乃是他早已过世的师父传给他的!

  如这种古物起初家里有很多,不过都被我三叔卖了去,如今就剩一两件,被我爷爷随身带着才能幸免!得了法器,爷爷更是将易经之道倾囊相授,而我许是继承了我爹的天赋,又或许命数如此,我对此颇有建树,十几岁时便能观得旁人的气运!可与人相面,预测吉凶!

  不过爷爷并不让我轻易吐露,说是泄露天机,只会殃及自身!

  也正因如此,我曾亲眼看到村里的男子厄运将至,村里的女子命犯桃花,后来皆一一应验,不过碍于他们平日对我老郑家的排挤,以及爷爷的忠告我并没有丝毫的自责,反而心中窃喜!

  而命运的齿轮又缓缓转动了两年,在我二十岁那年,我的命运终究是降临在我身上!

  自从当年我爷爷和父亲从北京回来后,我老郑家一向穷苦的命运逐渐有了改善,大伯虽然整日神神叨叨不见其踪,可我父亲和三叔都做起了小生意,堂兄弟们也各自有了着落和工作,无需家里担心,整个老郑家唯有我这一个后辈守在家中,日子也还算平静!

  直到这一天,我正在看爷爷的古籍,一本记载了周易风水,奇门遁甲的奇书,名曰——国士行!

  堂屋内忽然响起了我妈的声音:“小三,你火急火燎的干嘛?想把门给我撞坏了不成?”

  小三是便是我三叔。只听他答道:“二嫂,发财了!发财了!”

  我在屋内听的真切,我三叔的声音比起平日有些嘶哑,难不成真是发了大财,有些激动?心中嘀咕者,我我放下了古籍,来到堂屋:“三叔,什么发财了?”

  “你看!”

  三叔见了我满脸的欣喜,只是那笑容却是有几分怪异,他手中捧着一个陶瓷罐,示意我来看看,我难掩好奇旋即接了过来,陶瓷罐入手,我不由一惊,这罐子极沉,非是寻常重量那般沉重,而是如死人般——死沉!

  待罐子打开,正如我所料,其中乃是十几个金元宝和两个金碗!乃是死人之物!

  我看向三叔的眼神已经冰冷起来,不过我妈却没有发觉,见得这些财务顿时欣喜若狂,直接便朝我三叔走了过来,喜道:“小三,你哪弄来的这些宝贝,这下真是发财了!”

  “妈!你糊涂啦!这哪里还是我三叔!”

  我一声历喝,将那陶瓷罐扔在了地上,单手握住了我三叔的手臂,大拇指直接掐住了他的中指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