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国士行

第十九章 下墓

国士行 剑指南山 5657 2021-10-17 06:37

  三叔露出一丝不屑的轻笑,倒也没有拒绝,而是看了看他递过来的东西,说道:“这东西可不好找啊!你这货还真是怕了!不过这东西的用处不大,只能祛祛尸毒,辟邪那都是骗人的!”

  “还是拿着吧!总强过没有!”

  三叔无奈接了过来,那东西不是他物,正是两个黑驴蹄子!

  之所以我三叔对这种东西不太在意,乃是因为大多百姓对此有些误区,民间传说,摸金校尉下墓必带黑驴蹄子不假,但此物却并不能辟邪!只是对于尸毒有着奇效!

  准确的来说,应该属于一个偏方,一个专门祛尸毒的偏方!要对抗墓中的阴邪之物,还得是朱砂,黄纸,硝石,糯米,墨斗,青铜,桃木!这些皆是老祖宗的智慧所留,专克阴邪!

  一切准备妥当,三叔再度跳下土坑,化着了一根火柴,伸进了盗洞,火焰微微摇晃,说明有空气流动,接着又接过了那大公鸡,解开了束缚,只绑了一只鸡爪,将其往盗洞中赶去,大概过了五分钟,三叔慢慢收回了绳子,那大公鸡安然无恙,顿时喜道:“没事!都下来吧!”

  三叔已经迫不及待,打开了手电当先朝盗洞爬去,朱锋父女紧随其后,我和爷爷最后下来。随着我们陆续下了土坑,头顶的月光逐渐暗淡,被我爸用杂草挡了起来!

  土坑下的盗洞不大,只能猫着腰缓缓前进,我拿起手电朝前照了照,透过身前我三叔几人的身影看去,一片漆黑,不过四周的洞壁倒是颇为平整,有的地方甚至还有木棍支撑,显然比我三叔要专业的多!

  几人中,除了我三叔,我们都是第一次下盗洞,皆透着一股莫名的紧张,小心翼翼的跟在三叔身后,约莫者大概深入了几十米,三叔便停了下来,欣喜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到啦!”

  我侧头看去,借着手电的光亮,依稀可见尽头处一面塌了大洞的墓墙!

  朱锋紧跟着我三叔,此时也不由赞叹道:“这天下奇人真是数不胜数啊!哪怕是首都的专业考古队要寻到一方古墓,也绝非易事,更何况还是这般紧挨着河道的隐蔽古墓!”

  我闻言也不由对那湖南佬起了几分敬意,他虽未能直接切到虚位,可仅是几十米的盗洞便到了墓葬,这般本事已是不易!

  一念至此,我转头朝爷爷看去,却是一怔,爷爷并未在意这湖南佬的本领,而是回头看向来路,紧皱着眉头!

  我顺着他的目光打过手电,昏黄的灯光并未照出多远,便停在了盗洞上方的泥土上,我心中微微一动,这盗洞竟是一路倾斜向下,此时怕已经深入地下十几米了,由于临近河道,此时脚下的泥土甚至已有几分泥泞!

  爷爷似乎有些担忧,可还不等他开口,三叔已然当先跨过了倒塌的墓墙,紧接着,便是一声突兀的鸡鸣!

  墓中鸡鸣!必有变故!

  雄鸡属极阳,可辟阴邪!更有鸡鸣灯灭不摸金之说!此次下墓,之所以带上一只雄鸡,也正取其性!

  然雄鸡在墓道这般黑暗的环境中,绝不会平白打鸣!

  一声鸡鸣,使得我们几人皆是一惊,朱锋父女本就跟在我三叔身后,也是率先反应过来,已然齐齐越过了墓墙,爷爷此刻也顾不得许多,与我一同冲过了墓墙,三叔站在墓道中倒是安然无恙,只是眼前的景象却让我们尽皆皱起了眉头!

  这倒塌的墓墙后乃是一条笔直的墓道,此刻那公鸡已经停止了啼鸣,正在对着地面不停的啄着!五只手电的光芒汇聚,地面之上竟是一片片的蟑螂在爬个不停!

  虽是虚惊一场,可我爷爷却并未松懈,从怀中掏出罗盘看了看,说道:“这墓中阴气极盛,不是善地!强行自决气运,违背祖训,只怕凶多吉。。。!”

  “爹!都到这了,你就不要再拖革命的后退了!别忘了,我们可是来除恶扬善,为人民造福的!就算历代国士先贤在天有灵也不会跟我们计较的!您就别再动摇军心了!不就是一群虫子吗!”

  不等爷爷说完,三叔直接打断了他,摸出一把朱砂撒了出去,朱砂性烈,对付这些虫子与石灰有异曲同工之妙,一把朱砂撒出,立竿见影,墓道中的蟑螂顿时朝两边退去!

  三叔露出几分得意,手电的光芒也开始朝四周的墓墙照去,喜道:“看这墓砖的形态,应是汉墓无疑!刘栓他果然没说谎!爹,这就是个空墓,我们就到主墓室走一遭,不会有事的,别担心了!”

  三叔说罢,催着身前的公鸡朝深处走去,却被爷爷拦了下来,他手持罗盘,直接走到了最前方,冲三叔说道:“看好天官!”

  “好嘞!”

  三叔应了一声,将连着公鸡的绳子递给了爷爷,然后直接来到了我身后,朱锋见状,也退到了三叔身旁,将我和朱轻云两人护在了中间!

  “即便是空墓,也需谨慎,有的墓葬中的机关能够反复使用,更何况,这墓绝不像表明如此平静!都跟紧了!”

  事已至此,爷爷交代了一声,便一马当先领着我们朝深处走去,仅凭手电的光芒,还看不到墓道的尽头,只是仅看这般规模,墓主人就绝不是寻常之辈!而且,我特意的留意了身后的地势,这墓道竟然也是向下倾斜深入!

  如此构造,实在诡异!

  古人对身后事极为看重,而且规矩颇多,这墓道并非是修了石梯直接向下,而是呈现一种不易察觉的角度,若真是如此,那便只有两种可能,一则,这墓修时便是倾斜的,二则,便是岁月所致!

  无论是那种可能,都非是祥兆!斜墓绝无仅有,定然有着什么惊人的秘密,若是岁月侵蚀,那就代表这墓葬随时都可能崩塌!

  漆黑的墓道中,蟑螂爬动的声音和我们几人的脚步声融为一处,透着几分诡异,好在我身边还有着朱轻云诱人的女子香不断的传来!即便是眼前这种情况,我竟也情不自禁的深深吸了两口,下一刻我脸色悄悄一红,低头看了一眼要害,暗道一声:真是色迷心窍!

  “哎!这墓道竟然已经渗水了!”

  “别乱动!”

  就在此时,朱锋的声音和我三叔的警告同时响起,我和朱轻云齐齐回头,正见朱锋抹了一下肩头,无所谓道:“没事,距离河道这么近,能撑到现在还没塌,已经是奇迹了,渗水自然难免!”

  三叔没有说话,只是朝着朱锋肩膀摸了摸,而后在鼻尖嗅了嗅,并未有什么异常,这才接着向前走去,而随着逐渐的深入,墓道中渗水的情况也越发的严重,滴滴答答的响个不停,四周的墓墙也尽显破败,还有不少碎裂的墓砖掉在墓道中,朱轻云一不小心便被其绊了一脚,好在我眼疾手快急忙拉住了她的手臂,一种前所未有的触感传来,我又急忙松了开,不敢看她的脸庞,即便在这墓道中看不出什么!

  “哪个,三叔,锋叔,这墓墙破了不少,你们小心些!”

  三叔没有说话,只是冲我微微笑了笑,我难掩尴尬,急忙转过了头,装作无事的跟在爷爷身后。

  墓道中虽有几分压抑,但好在一路行来,倒也没有发生什么凶险,借着手电的光芒,墓道的尽头逐渐清晰,似乎是个颇为宽敞的偏殿!

  爷爷已经停了下来,手电朝前照去,我也迫不及待的上前,脚下却是一顿,竟也被绊了一脚,而下一刻那柔软的触感再度袭来,竟是朱轻云一把拉住了我!

  如此“刻意”的行为让我自己都觉得难以解释,好在脚下的东西却是让我们顾不得尴尬!

  我看了一眼绊到我的东西,不由连连后退了几步!因为,它竟是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那只公鸡!

  “死。。。死了!”

  爷爷闻言一怔,转头看来,旋即拉了拉手中的绳子,竟是已经断了,急忙喝道:“退后!”

  我和朱轻云闻言,又齐齐退了两步,三只手电的光芒照在那公鸡身上,不由得更令人头皮发麻!这公鸡不过顷刻间便没了性命,其死状之诡异更是令人咂舌,它竟已是全身漆黑,早已没了艳丽的色彩,整个身体呈现一种诡异的僵直状态,从方才绊我的力道来看,已硬如岩石,而随着我这一脚,竟有黄豆大小的蟑螂在不断的爬出从它的口中爬出!

  就在我三人惊异之际,又是两道手电光芒晃个不停!

  “三叔!三叔!”

  “爸!爸!”

  正是朱锋和我三叔仍旧朝着偏殿笔直行来,对我二人的劝阻毫无反应,我此刻方才发现二人的步伐身形实在说不出的诡异,脸庞之上,还留着我方才看见的微笑,只是此刻细看之下,二人的脸庞也早已成了黑色!

  “不好!小三!”

  爷爷历喝一声,我三叔仍旧不为所动,甚至直接踩着那公鸡的尸体走了过去,于此同时,偏殿内也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摩擦地面!

  手电光一转,我三人齐齐变了脸色,只见那偏殿的地面之上,乃是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蟑螂!而随着我三叔和朱锋逐渐的靠近,那些红枣大小的蟑螂仿佛受了刺激一般,齐齐暴动,飞快的朝墓道中爬来!

  “昆仑镜!”

  我急忙将铜镜递给爷爷,他接过铜镜,朝一旁的墓墙按去,镜面正对偏殿!

  漆黑的墓道中,铜镜烦着一丝幽青色的光芒,满殿的蟑螂竟是为之一滞,速度慢了许多,可并未停下!

  借着片刻间的喘息,爷爷已经取下绳索,直接将我三叔和朱锋套住,而后将绳子扔给了我,我用尽力气,仍旧止不住二人的步伐,好在朱轻云此时也出手帮忙,绳索缠绕,这才止住了二人。

  爷爷低头朝那公鸡看去,被我三叔踩了一脚之后,更多的蟑螂从那公鸡体内爬出,而这公鸡的尸体也随之急速的瘫软,仿佛一瞬间被抽干了血肉,连骨骼都未能剩下!

  我爷爷已经带着几分嘶哑的声音也随之响起:

  “尸蛊虫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