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国士行

第十一章 三叔的战友

国士行 剑指南山 3308 2021-10-13 16:00

  爷爷见状,领着我迎了上去,而此刻的赵三爷已是喜笑颜开,就连赵夫人神色间也没了不屑,赵三爷一把抓住我爷爷的手,激动道:“郑老,果真不同寻常啊!这。。。这究竟是何原因所致啊!”

  爷爷伸出手掌,那两根长长的棺材钉落入眼中,赵三爷一惊,爷爷说道:“这里不宜细说,先将老太爷安置妥当吧。”

  待一切完毕,我们又随着赵三爷回到了他家,那棺材钉明显是人为,于是爷爷便问他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,而且是略通周易之辈!赵三爷想了想,他为人还算和善,并未得罪过什么人!

  爷爷也没有再追问,只是说请他放心,今晚便给他答复,说完便领着我和朱锋父女离开了,刚出了赵三爷的院门,迎面又碰见我爸和三叔,三叔的气色恢复了许多,听到赵三爷已经下地的消息便忍不住来了,爷爷见状也没有多说,只是说带着我们去找这人祸的源头!

  我和朱锋父女皆是一头雾水,就连我三叔也不例外,唯有我爸看了眼爷爷手中的棺材钉似已明了,只说让我们跟着便是!

  一行人在县城转了一圈,最后竟是在县城边的一处棺材铺前停了下来。

  中国人对这种生意颇为忌讳,直到现在做这种生意的一般也都是独院,四周不会有邻居,更何况是当年那个时代,这棺材铺不大,只有三间瓦房,院子里放着五六幅棺材,四周皆是荒地,最近的邻居也在两百米开外!

  到了此处,我们心中其实都已有了猜测,朱轻云忍不住问道:“郑老,不会是这棺材铺的老板的干的吧?你怎么直接找到这儿来了,若是没有证据,岂不冤枉了人?”

  未等我爷爷开口,我随即笑道:“证据?那棺材钉不就是证据吗?寻常人家哪里用的上这种棺材钉!如此隐晦之物,若是在寻常人家,那阴气之重一眼便看的出!这县城四周唯有这棺材铺的阴气方有可能存放此物!”

  爷爷闻言,不由对我露出了微笑,朱锋父女也再度朝爷爷手中的棺材钉看去,这两根棺材钉极长,大半截露在爷爷手掌外,通体漆黑,却又似乎泛着淡淡的青黄,非是寻常铁钉!

  此时,我爸已经进了院子喊了两声,从堂屋内走出一人,六十多岁,身形消瘦,头发斑白,无精打采的,显得有些邋遢!最渗人的的,是他的眼睛,他竟是瞎了一目,并未用东西遮挡,整个眼球皆是煞白一片!

  “谁呀!?大喊大叫干什么?”

  我爸明显一怔,说道:“哦!对不住,有些事想跟你打听打听!不知怎么称呼啊?”

  “打听?你们,要打听。。。?”

  他用那独眼朝我们看来,神色明显的凝重了几分,有些沙哑的声音尚未说完,只听我三叔一声轻喝:“老刘?”

  “嗯?你?郑老三?”

  “你个鳖孙子,竟在这碰见你了!哼,看来你混的也不咋样啊!”

  三叔冷哼一声,眼中满是怨气,而听到老刘这两个字,我爷孙几人瞬间明了,皆是一惊,我爷爷无奈的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你就是刘栓哪!”

  “咳!不会是为了当年的事吧?”

  “当年的事既然都过去了!我老郑家自然不会再提了!”

  “那就好,那就进屋吧!”

  刘栓言罢,示意我们进屋,三叔板着脸当先便走了进去,朱锋父女一脸疑惑,我也并跟她们解释,只是心中暗道一声:还真是造化弄人!

  当年我三叔凭借着气运篇的本事入了盗墓一行,而引他入行的就是这刘栓!只可惜,就连刘栓自己也是个二流的盗墓贼,和我三叔一样不专业。凭借着我三叔的本事,二人倒也盗了几个小墓,而这出手的活自然而然就落在了刘栓的头上!

  只可惜出师不利,第一次便被警察抓了,好在那些东西也算不得国宝,为了减刑刘栓供出了我三叔,自己就蹲了几个月,我三叔却是整整呆了一年,自那以后二人便没了联系,没想到这刘栓竟是瞎了眼,又做了白事生意。

  我跟在三叔身后,进了屋,只见这屋内的情形更是渗人,大大小小摆满了纸人,花圈和纸轿!据三叔说,这刘栓祖上便一直是干这个的,虽是忌讳之物,但不得不说,这刘栓的手艺倒是不错,扎的纸人栩栩如生。

  朱轻云只看了一眼,便又退到了门外,而爷爷和他寒暄了几句后,也直奔正题,问他老太爷的丧事是不是他办的!

  刘栓闻言,神情当时便是一凝,随口道:“这整个县城我刘栓的手艺谁不知道,白事基本上都要找我,从入殓到入土,再到这些烧的东西,到了我这就齐了,给人办个丧事有什么奇怪的?”

  “哦,找你办白事自是没有什么惊奇,但是这东西,怎会出现在老太爷的棺材中呢?”

  爷爷直接将那棺材钉摊在了刘栓眼前,他强装镇定道:“棺材钉啊!许是。。。许是打棺材时不小心落在里面了,你也看到了,我这眼神不好!”

  “呵呵!是吗?落在棺材里,倒是可以!只是这东西怎么就进了老天爷的脚里呢?”爷爷忽然语气一凛,沉声道:“刘栓,你瞒的过旁人,瞒不过我!这青铜所制的棺材钉岂是寻常物,如此规制,就连一些官宦也用不上吧!墓中的东西你却拿来害人!你跟赵三究竟有什么仇怨,竟要决他气运,断他命数!若非我及时发觉,赵三一家皆难逃厄运啊!”

  “什。。。什么青铜钉!我都说了,就是不小心落进去的!他赵三得了病又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

  “哼!刘栓,这东西,至少也是个王侯大将方能用的上!你这眼就是那时瞎的吧?只可惜,瞎了眼还没算完,地下的东西,可是老祖宗的智慧所在!不是你逃出升天就算完结了!你还拿此物害人,凭你一己气运,怎能抗的住!你也不照照镜子,且看看你还有多少命数!若是如实交代了,我兴许还能让你得个善终!”

  爷爷言罢,刘栓那一只独眼终是忍不住随之一缩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