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国士行

第十六章 尸毒

国士行 剑指南山 5055 2021-10-13 16:00

  李村长一听,却是变了脸色,阴沉着脸说到:“大爷啊,这话可不能乱说,俺们村可都是老实人,淳朴的很,哪有什么不吉利!这地不卖那是有原因的!这地。。。这地里是我们村好多人家的祖坟地,自然不能忘了本!你们要是相中我们村,其他的地方都好说,这块地那肯定是不能卖的!”

  爷爷没有再多说,只是转头看了看村子里簇拥的村民,小梁似乎知道些什么,看出了李村长的不悦,急忙开口道:“李叔说的是,咱不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不能忘本啊!那什么。。。你看这也到中午了,先吃饭吧啊!”

  李村长的脸色这才有了缓和,领着我们朝村子里的大队走去!村大队也就是现在的村委会,那时候农村都是称其为大队,村子里并没有多余的房屋,于是便安排我们先住进了大队,朱锋父女那一口纯正的北京腔加上言谈举止间的不凡,并未让村民们起疑,皆以为是来了时运,李村长还安排人备了一桌酒菜,虽是普通的家常菜,但在当时那种情况已是难得!

  甚至还安排了两个年轻人做陪,这一顿直喝到傍晚,席间爷爷示意三叔套起了李村长和那两个作陪的话,三人虽然醉意上头,但对那片树林之事却仍旧是含糊其辞,并未说出什么!

  直到散了之后,小梁才忍不住问爷爷为什么对那片树林如此上心,爷爷顿了顿,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,说道:“这三里冢村晦气颇重,又夹在两处古墓之间,定然有些不寻常,你小子若是知道些什么,如实说来,兴许对我们下一步有帮助!”

  “嗨!老爷子,这村子倒是没什么不寻常,倒是那林子邪的很,死过人哪!说是在里面见到了女鬼,当场就吓死了!这方圆十里八乡谁不知道那柳树林的古怪!而且李村长说的也是实话,那林子里的确是村子里好几个姓氏的祖坟所在,自从出了那事之后,他们村的人都说是有盗墓贼惊了他们的祖坟,到现在每到晚上还有人看守呢!咱们也不要去招惹了,今夜不如就干正事吧!三哥,那墓到底在村子哪里?”

  三叔与爷爷对视一眼,眼下也唯有在小梁口中才能探得一些秘密,三叔无奈,只好告诉了小梁此行真正的目的地,据刘栓所言,过了三里冢,穿过一片柳树林,他们当初挖的盗洞就在一个井房后边!

  现在看来,就是这片树林了,只是眼下这片林子怕是轻易进不去了,可若是从别的方向过去,就要绕过那大河,最少也是十几里的路程,如此一来,光是来回的路程就够众人折腾,更别提下墓了!

  小梁听罢,却是满脸的为难:“三哥!老爷子,正所谓远怕水,近怕鬼!你们是不知道那林子的厉害啊,这些年死在那林子里的人可不在少数啊!几次报警,警察来了也是毫无头绪,草草了结,这可是四周有名的凶地,我们非得从这柳树林过吗?”

  “这世上哪有鬼!多是人作怪!那些死的人,只怕也是遭了毒手!在我看来,那林子的晦气,还没有这村子深!若我看的没错,这村子人丁应该不旺吧?”

  爷爷忽然一语让我们尽皆露出了几分惊异,小梁更是惊到:“老爷子你。。。你真神了呀?这你都能看出来?”

  据小梁所言,这三里冢的村民十之八九都是不孕不育,哪怕有的二婚生过孩子的,再嫁到村子来,便极难得子,因此,村子里的小孩基本都是买来或者是别人送的!

  在那个年代,计划生育极严,再加上重男轻女,所以我家就我一个,有的人家生的多了养不起就会送人,或者卖给旁人,这种事自然是背着人,一来怕人告发,二来也是怕风言风语太多,孩子长大了要回去!

  四周的村民虽然也都知道,但对这种事一直是避之不谈,毕竟有的还跟三里冢的村民沾亲带故,传扬出去自己的亲戚也就难成家了,再者,也是怕三里冢的人报复!

  小梁起初也没想透露此事,不想却是被爷爷看了出来,此刻看向我爷爷的眼神直如天人,说道:“这事说起来得有一二十年了,我也是听来的。。。!”

  小梁这才将三里冢这些年的怪异悉数讲了来,据他所知,十几年前曾有村民在那柳树林里给先人烧纸扫墓,却是发现了一个盗墓賊,那家伙瞎了只眼,满身狼狈,可起初这村民并未察觉到他是盗墓賊,看他可怜便带回村子,还给他看了病,事后那人留下了几个银锭就走了!

  当时的农村人对盗墓这种事还是比较模糊,对墓中的东西不以为意,最典型的便是铜钱,有些村民甚至在锄地时都会翻出来一些铜钱,有的会带回家给孩子绑毽子玩,有的认为不吉利就直接扔了!在当时走街串巷收古钱的外地人也是极为常见。

  所以那村民得了几个银锭也没有在意,只是从那以后,不孕不育的事便在村子里蔓延开来,久治无果,病急乱投医,村子里的人便找了些术士,术士之言,皆是说这村子里出了不干净的东西,让村民将以前的古物都给了他,可此事并没有就此好转!

  倒是让那村民想起了那盗墓贼,此时想来,定是那盗墓贼带出来的晦气,再加上当日他是在林子里发现的,便认为那盗墓賊是盗了他们的祖坟,这才惊了先人,欲断他们的后!

  自那以后,这柳树林便被村子里的人给护了起来,期间有些好奇和胆大的非要入林子,无一例外全部都死了!传言也都是如出一辙,皆是说在林中见了女鬼!

  直到近些年,这林子才算是安宁了些,村子里的小孩也逐渐的多了起来,如此一来,村民对这祖坟之地的看护就更严了,所以那李村长才不愿谈及此事!

  我等听完目光交汇,却是心照不宣!那盗墓賊,只怕就是死里逃生的刘栓!到了此刻,这所谓的惊了先人,在我们看来实在是滑稽!不过,小梁对此却是深信不疑!还在劝着我爷爷。

  我爷爷掐了手中的烟,起身看了看窗外,说道:“要断后是真,不过,那晦气却不在这林子中!”

  言罢,爷爷低头在屋里看了看,随手从一旁的扫把上扯下一根苇杆,对我说道:“天官!取些井水来!”

  我闻言急忙拿了葫芦瓢,到院里压了井水,我爷爷拿着那一根苇杆领着众人直接来到了大队外的大路上,这路正对着远处的树林,爷爷接过水瓢,将水泼到了地上,而后将那苇杆浸入水中彻底的打湿,这才从怀中摸了一些朱砂洒在了苇杆上!

  在我等目不转睛之下,爷爷掏出火柴朝着苇杆点去!这已然湿透的苇杆竟是瞬间便着了!而且火势还颇猛,直窜起半米多高,只是那火焰的颜色说不出的诡异,说绿不绿,说蓝不蓝,还伴着一股刺鼻之味,让我们不由都屏住了呼吸!

  小梁此刻已是惊的长大了嘴巴,结结巴巴道:“老。。。老爷子!你。。。你神了呀?这。。。这。。。这。。。!”

  “没什么!尸毒罢了!跟这林子没关系!”

  爷爷抬脚踩灭了苇杆,领着众人朝屋中行去,朱轻云忍不住问道:“郑爷爷,你这还真不能用科学解释了呀,这村子不孕不育是和那所谓的尸毒有关系吗?”

  爷爷点头道:“扫把专扫阴霾,自然要沾一些阴晦之气,水通地脉,这村子里的水井皆是取的地下水,再以朱砂燃之,若有阴晦之气,自然显现!看方才的情形,定是尸毒无疑!那尸毒顺着河流深入地下,村里的人饮了井水,久而久之便断了生育!”

  “尸毒!爹,刘栓不是说那墓里的东西已经被他们除了吗?再说了,要真是尸毒,还不直接让人毒死了?”

  三叔的疑问也正是我们心中所想,爷爷解释道:“若是直接接触尸毒,自然是当场毙命,现在看来,那墓中仍有古怪,尸毒之强,经过河水稀释,仍能有此影响,这尸毒应该非是寻常,此行,怕是不会平静啊!”

  尸毒属阴毒,故而到了三里冢后,男者染毒,阳气渐衰,女子阴气过盛,皆不可生育,也正符周易和中医阴阳平衡之道!这也是当代许多不能生育的男女一直查不出病因的情况之一,皆是染了什么东西!若中医不能祛,那就只能试试换床头,换卧室,甚至是换房子等方法,改一改气运!所以,从古至今,也有冲喜之说,皆有其根据!

  不过,此事并非绝对,若是气运和命数过硬者,倒也能抗!

  三叔看出了爷爷眼中的犹豫,急忙道:“爹,那既然都知道有尸毒了,我们就更不能不管了呀!这已经祸害一方了,再说了,这可都是你那先辈们惹下的祸事,我们老郑家自然是义不容辞啊!”

  “这。。。!”

  爷爷本以为就是个空墓,这才答应与我们同来,可眼下这墓中定是有了什么变故,他不愿犯忌讳,与先辈为敌,自决气运!却是架不住我等期待的目光,事已至此,人命关天,此事倒也是善事一桩,爷爷终究是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今夜,就先探探这柳树林能不能过去!若绕路,只怕难成事!”

  小梁闻言,急忙道:“老爷子,绕就绕呗,大不了咱们白天干,这林子还是别去了吧!”

  “哼!白天!白天只怕死的更快!这是历代的规矩,只有夜里才能观得天象,即便夜里起了变故,也不过是僵而已!坚持到天亮便有生机,若是白日起变,那便是煞!只怕就算我等加起来也难以对付!”

  小梁无奈,看向了我三叔,我三叔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要是不敢就把人引开,我自己先去探探!”

  “你看这话说得,我怕什么呀三哥!我就是有些担心你们染了什么东西!那就听三哥的,今晚先去探一探!”

  小梁无奈的应了下来,三叔将那拆成两截的洛阳铲往背后一绑,便欲出发,我爷爷却是叫住了他,说道:

  “等等!带上天官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