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国士行

第三章 北京的客人

国士行 剑指南山 4420 2021-10-13 16:00

  被我擒住命门,我三叔满脸的微笑顿时戛然而止,整个身子极速的颤抖,一口黑血喷出,便瘫在了地上!

  “快去滔糯米!”

  由于爷爷的缘故,我家中糯米,墨斗,桃木之物倒是不缺,见此情形我妈也知晓三叔怕是沾了不干净的东西,没有多说,转身便向厨屋走去!

  我瞥了眼破碎的陶罐,那些元宝和金碗倒是真的,只不过眼下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光彩,明显是久埋地下,看起来灰蒙蒙的一层。

  而我三叔吐出的那滩黑血更是诡异,竟是在地面化作一只蟾蜍的形状,宛如沸腾了一般,不断的冒着气泡!

  “哼!作怪都作到我家来了!真是找死!”

  我围这这滩黑血随手画起了符咒,那黑血似是察觉到了危险,沸腾的越发剧烈,似乎是在求饶!

  顷刻间符咒成,那黑血顿时恢复了平静,缓缓的渗入土中!我嘴角也不由升起一抹得意!

  这符咒之术,正是我从国士行中所学,平日虽有练习,却还是第一次真正的施展!

  国士行中囊括了周易八卦之道,内分四篇——气运篇!玄虚篇!奇门篇!遁甲篇!

  这符咒之术正属玄虚篇内容!也在此时我妈捧着滔糯米水走了过来,待我给三叔灌下之后,不多时我三叔便幽幽醒转,疑惑道:“二嫂?天官?这是。。。”

  “小三,你是不是又去干那些违法的事了?”我妈脸色一寒,我三叔看了看地上散落的元宝,挠了挠头,轻声道:“二嫂,怎么能叫违法呢?我这也是为了老郑家富强不是吗?这事可不敢跟我家那口说啊!”

  我三婶是个有些泼辣的妇人,平日里我三叔有些惧他,我妈并没有多说,只是告诉我三叔将那些东西哪来的还哪去。我妈虽然不懂这些东西,可在我们这样的家庭中时间久了,也知道这东西不吉利!

  三叔应了一声,急忙收拾了起来,嘴里还嘀咕着:“奇了怪了!怎么就送到二哥家来了!”

  是啊,三叔得了宝贝,怎么就无缘无故的送到我家来了呢?我心中也泛起了嘀咕,不由想起方才三叔初来之时那满脸的谄媚!一切兴许都没有想像中的简单!

  正在这时,三叔看到了我在地上画的符咒,不由赞叹起来:“天官,行啊你!这驱邪符让你画的不比你爷爷差呀!这气势,这力道!还真有几分说不出的压迫呀!行,你小子有天赋,这东西你三叔我到现在都没闹明白,好好学,将来肯定有出息!那我就先走了!”

  爷爷当年对三个儿子并未藏拙,不过我爹他们兄弟三人各有天赋,我三叔颇善气运和奇门之道,所谓气运,大到国家龙脉,小到百姓阴阳宅,皆属气运,也正因如此,我三叔才不可避免的走上了盗墓这一行!不过他也只有这断风水判气运的手段,至于盗墓行中的禁忌一无所知,纯粹就是仗着胆大,野路子而已!

  那些东西被我三叔脱下汗衫连同破烂的陶瓷罐一并包了起来,转身朝院外走去,可他刚走出两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,回头道:“天官,来,叔跟你说句话!”

  “啊?什么事?”

  “你过来!”三叔将我叫到了院子里,方才轻声道:“你爷爷和你爹这几天刚好不在家,这些东西你也看到了,邪性的很,不如你跟三叔一起将它再还回去,我看你小子现在也有几分道行了,给叔做个伴,行不?”

  我看了眼三叔眼中的狡黠,暗道一声只怕我三叔想的没有这么简单,刚想拒绝,我三叔又说道:“怎么,不愿意?你就不怕三叔再撞了邪?”

  想起刚才的事,我无奈的应了下来,将我三叔送出了院,刚想转身回家,忽然一声汽笛声吓了我一跳,我转头看去,远处尘土飞扬,好几辆价值不菲的轿车正晃晃悠悠的沿着土路行来!

  那个年代,村子里尽是坑坑洼洼的土路,我老郑家由于是外来人口,又受排挤所以就连现在住的地方都是在村子里的西坡,后来大伯和三叔成家后,加上家里也逐渐好转了一些,这才在村子里建了土房,而我爹则留在了这里和我爷爷一起住!

  四下并无邻居,整个西坡就我独独一家,在我疑惑的目光中,那五六辆豪车径直来到了我家门前,车门打开,竟是下来十几个身着军装,荷枪实弹的士兵!

  我一惊,暗道一声:难不成又是抓我三叔的?这才刚到手的东西就露馅了?定是我三叔交友不慎,又被同伙算计了!

  “哎!这是郑有老先生家吗?”

  我正嘀咕间,当先的车上下来一男一女,男的五六十岁,身体健硕,同样一身军装,胸前挂着十几个勋章!那女的乃是个十七八岁的漂亮姑娘,身材诱人,单薄的白色吊带若隐若现,下身乃是个超短的牛仔裤,脚上蹬着高跟鞋,我只一眼,便看的呆了!

  在当年这种打扮我还是第一次见,看着她脸上迷人的微笑,我更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!

  “啊!是,郑有是我爷爷,你们是。。。?”

  郑有是我爷爷的名字,那女孩打量着眼前的三间土房,疑惑道:“爸?这里就是那国士的家?他真能破解?”

  这中年男人没有理会女孩,直接朝我走来,微笑道:“鄙人姓朱,是你爷爷在北京的一个朋友,此来有些事想跟找他帮忙!”

  就在此时,我妈也走了出来,见到这么多的士兵,我妈顿时慌了手脚,话都说不出来,我急忙说道:“哦,我爷爷跟我爹去县城做生意了,恐怕得等几天才能回来,要不,你们过几天再?”

  我言下之意很明显,可这姓朱的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我又问道:“你们是有什么急事吗?要是着急可以先告诉我,等我爷爷回来我跟他说一声!”

  姓朱的看了看我,微笑道:“确实有些急事,告诉你也无妨,毕竟这事和你也有关系?”

  “和我有关系?”我一头雾水,我妈闻言更是大惊失色,一把将我拉到身后,说道:“我儿子有什么事啊?咱们有话好好说呀,你们城里人不是就讲个文明吗,来先进屋,我给你们倒茶!”

  朱氏父女随我妈进了屋,缓缓说出来此行的来意,而我也知晓了他们的名字,男的叫朱锋,那女孩叫朱轻云!

  而他们此行的目的,竟和当年我爷爷犯戒有关!

  当年北京之行,为给我铺后路,爷爷给十几个贵胄指点了命数,这朱锋便是其中一个,后来他们中有五六家生了女儿,却没有一家履行约定,与我定亲,只是给了些钱财将我爷爷打发!不过对此我爷爷起初便没有太过在意,若不然也不可能与十几家定下约定,不过是为我老郑家多谋一条出路罢了!后来爷爷回来后,此事便就此搁置,家里也没有再提过,可北京哪里,生有女儿的那几家却没有落得太平!

  得爷爷指点,那几家如今也都是贵不可言之人,可就从我爷爷回来后,短短两年,怪事频发,这几家接连败落,家里的子女无一善终,不是死于非命,就是身体残缺,更惨的落得个被人先歼后杀,最次的也是入了牢狱!这朱轻云,已是最后一个还安然的女孩了!而且朱家已经发生了几起怪事,多亏朱轻云命大,这才活到了今天,每每外出皆有士兵保护!

  接连的怪事,终于让朱锋想起了当年的毁约,这才从北京亲至!

  表明了来意,朱锋直接让手下提来了一个手提箱,箱子打开,里面乃是满满的人民币:“这是一部分谢金,小兄弟能不能随我们前去县城找找郑老先生,此事务必请郑老帮忙,实在不行,我朱家愿意履行约定啊!”

  朱轻云皱了皱眉,没有多说,但眼神中的不屑并未掩盖,我对此却不以为然,起身道:“找我爷爷可以,但今晚怕是不行,我还有事,你们要不就先在村里找个地方安顿下,明天再说。”

  一番长叙天色已黑,我三叔在院外露了下头,看到院内的士兵又退了回去!

  说完,我便不再理会他们,朝院外行去,今夜,尚有要事要办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