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国士行

第十二章 往事

国士行 剑指南山 3129 2021-10-13 16:00

  “老刘,虽然你当年不仗义,可看在曾经也算是同生共死的份上,你还是如实交代了吧!我爸的道行你应该清楚!”

  三叔一言终是让刘栓彻底的动摇,他本和我三叔年纪相仿,不过三四十岁而已,可眼下这幅模样仿佛病入膏肓,行将就木,不知他这些年究竟都做了些什么事!

  他咽了咽口水,独眼凝视着我爷爷,语气郑重道:“大爷,当年的事确实是我不对,可我也是怕受那牢狱之灾啊!望您老不计前嫌,我这幅身子是不敢奢求了,自从入了那一行,到如今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,那些东西邪性的很啊!你真能给我个善终吗?”

  看着他此刻的模样,就连我心中都不由有些触动,我爷爷回头看了我三叔一眼,言下之意再敢犯忌讳将来也是这般下场。他拍了拍刘栓的肩头,再度问道:“让你得个善终不难,你得先告诉我们你跟赵三家究竟有什么恩怨,还有,这断人命数的手段你又是哪学来的!”

  老太公诈尸,皆因这两根棺材钉,国士行中虽有玄虚篇专门记载各种奇术,可国士之法多为善法镇法!故而爷爷虽识得其中究竟,却也是初次见识这般狠毒的奇术!

  我们几人就这般坐在一堆纸人中听着刘栓说起了他这些年的经历!当年他率先出狱,也知道我三叔不会再和他有来往,他祖上皆是做丧事为生,对挖坟掘墓之事并不忌讳,不出意外的又入了这一行!期间还结识了一位湖南的盗墓贼,据他说那家伙有些道行,通得一些邪术,而且对盗墓之事也颇为精通,二人合伙倒也赚了些钱财!而刘栓跟着他耳濡目染,也就学了些邪术!

  只是十几年前,二人又一次下墓时却出了意外,不仅走了个空墓,还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,二人九死一生,最后也只有刘栓一人侥幸逃了出来,而那湖南佬则永远的留在墓里,而刘栓的眼也是在那墓中瞎的,在那墓中也没有摸得什么宝贝,再加上当时的钱财也都挥霍的差不多了,经此一事,刘栓也就彻底退了这一行,在这县城边上做起了老本行!而这棺材钉就是当年他在那空墓中带出来的东西之一!

  自古贼不走空,那空墓中的至宝已被人捷足先登,下墓时二人便取了这些东西,对旁人而言虽然无用,也值不了几个钱,可对于学得几分邪术的刘栓而言,却能用上不时之需!

  而这个机会也就在老太爷死后来临了!

  说起老太爷,刘栓忽然语气一提:“这世道不公啊!大爷,你自己说,如今这天下脚踏实地的能发财吗?啊?那赵三家靠什么发的家,你们怕是不知道吧?我当年为何就敢带着老三去盗墓?今日,我就将他赵家当年做的好事一并告诉你!实不相瞒,我老刘家,祖上本就是盗墓的!办丧只是个幌子!”

  闻听此言,我倒没有太过的意外,自古云曹操乃是盗墓的祖师爷,而许昌当年便是盗墓者的大本营,以至于后来整个河南都是盗墓横行,这在当时也不是什么秘密,稍加打听,就能知道谁家曾盗墓过,发过什么财,只不过专以盗墓为生的并不多!

  而据刘栓之言,他刘家祖上便是专业的盗墓贼,或许就是个摸金校尉,只可惜干这一行吉凶难料,其中的手艺丢失了大半,祖上究竟是何身份也难以断言,到了他父亲那一辈仍旧打着卖棺材的幌子,干着盗墓的勾当,自古盗墓一行一人难成事,老刘头便和赵老太公搭了伙!

  而老刘头的手段显然比刘栓高明许多,借此和赵老太公一同发了家,可惜人心难测,据刘栓所言,二人最后一次盗墓盗出了宝贝,赵老太公便起了歹心,将老刘头活埋在了盗洞里!

  自此赵老太公彻底金盆洗手,而老赵家也借此彻底发了家!

  我听到此处不禁疑问道:“既然死在了盗洞里,你又是怎么知道的?”

  刘栓看了我一眼,缓缓道:“托梦!那时候,我和你年纪差不多,我爸走了好久没有消息,倒是夜夜给我托梦,后来我便按照梦中的指示找到了那墓,将我爸挖出来后,好生的埋了!”

  在那以后,刘栓心中就算是记下了老赵家,只可惜他势单力薄,再加上没有证据,托梦之说就算我们信,警察也绝不会相信!再后来他便也想接着盗墓发家,就找上了我三叔!可惜命运多舛,直到老太爷死后,赵三并不知道其中的恩怨,仍旧找了刘栓安排后事,借着入殓之机,他便以当年跟着湖南佬学得邪术,将这棺材钉刺入了老太爷太溪穴,想以此断了赵家气运!

  “湘南邪术,害人不浅哪!”

  爷爷长叹一声,刘栓接着道:“事情就是这样,你们准备报警吗?”

  “报警?”爷爷笑道:“邪术,棺材钉,托梦,警察会相信这些东西吗?到时候,定不了你的杀人动机,还是得放你回来!况且,你已经受到惩罚了!蛊降邪术,虽有奇力,但其代价也往往不是常人能够承担的,你跟那湖南佬学了些邪术,却是已经耗尽了你的阳寿啊!”

  看着刘栓此刻六七十岁的苍老模样,我也不由暗暗叹了一声,爷爷又说道:“这事就这样算了吧,赵三哪里我会去说!你且将当年寻到的阴晦之物尽数交出来,我想法将其入土,可还你个善终!日后,不可再害人了!”

  刘栓闻言点了点头,到他卧房内翻了一阵,抱着一个木箱子走了过来,说道:“没什么东西了,该换成钱的都换成钱了,除了这两个棺材钉,就剩一把铜钱,一个罗盘,和一些陪葬的瓷器了!”

  箱子打开,我们几人都围了过来,正如刘栓所言,一个罗盘,二三十枚铜钱,还有几个精致的瓷器和一块方方正正的牌子!

  “老刘,当年你不是不带罗盘的吗?”

  “不是我的!是我和那湖南佬最后一次下墓,在那空墓中寻到的!还有这个!那墓主似乎还是个将军!”

  墓中多有异闻,僵尸鬼怪乃是常事,刘栓并未直言当初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,说话间将那方正的牌子拿了出来,这东西似玉非玉,似铜非铜,肉眼看着倒像是木头做的,其上的字迹倒还算清晰,刻着四个字——中郎将令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