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悬疑灵异 国士行

第十五章 文盘武踞

国士行 剑指南山 5145 2021-10-13 16:00

  几人相视一笑,随着一路的风尘直奔许昌,那时的交通不及如今,从尉氏县到许昌足足花费了十个小时,待到了许昌市已是夜里七点,天色刚暗,三叔对许昌似乎极为熟悉,指挥着朱锋,不过半个小时便找了家旅店住了下来,我们几个男的开了间大通房,给朱轻云开了个单间。

  所谓七十二行,盗墓为王,其中需要注意的事情极多,非是心急之事,三叔将我们安排妥当之后便独自出了旅店,去取他早就联系好的下墓之物。

  一个小时后,三叔便回来了,只是还多带了一人,一个和我年纪差不过的年轻人,他身形不高,略微有些肥胖,一张方脸显得颇为实诚,身后背着一个大号的行李箱,只是身上的打扮一看便是个混混。

  爷爷当先皱起了眉头,三叔随即解释道:“这是我一个朋友,小梁,和我一样在家里排行老三,别看他年纪轻轻,在这许昌市可是号人物,道上的见了也都要喊上一声三哥的!有个当地人跟着,这办事不是也方便些吗!”

  三叔话音刚落,这小梁已经放下了箱子,颇为熟练的从兜里掏出了香烟,当先朝爷爷递去,殷勤道:“三哥说笑了!这三哥的名号我哪当得起,郑三哥才是真正的三哥!老爷子的本领我早就听三哥说过,一直想亲眼见识见识,老爷子放心,我嘴严的很,再说了,三哥说的在理,这种事还是有个当地人帮衬着方便,老爷子你说是不是!”

  我三叔当年虽混的时间不长,可凭借着一身本事名头倒是极响,方圆几个县的同道见了皆要尊一声三哥!

  爷爷只是瞥了他一眼,从怀里摸出了几张剪好的烟纸和烟叶,说他抽不惯卷烟,小梁倒是精明,急忙又向我爸和朱锋递去,问道:“你们说是不是?”

  我爸接过了香烟说道:“那倒也是,既然东西都带来了,今天有些晚了,就先休息吧,明天再说。”

  小梁点了点头,识趣的退了出去,三叔交代让他自己开间房,然后关上了房门,我爷爷这才开口道:“下墓,不是寻常事!其中凶险比上战场还要过之,生死抉择,重宝在前,一个不慎便是性命之忧,不是什么人都能带的!这小子看似敦厚,实则面露阴险,不是个善类,日后也定是个祸害!”

  三叔无奈道:“我知道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,可毕竟身在屋檐下,这家伙在许昌还是有几分面子的!几个外乡人贸然下墓,必然引人怀疑不是,而且,我打听过了,三里冢这些年有些怪事,村里人本就对外人有些反感,带上小梁好办事啊!”

  三里冢,就是刘栓所言他们当年下墓之地!

  爷爷听罢没有多言,倒是朱锋点头道:“三哥说的有理,有个当地人做向导万事好办,我们这么多人,还怕他不成!再说了,既然是道上的,那这事也不怕他泄露,大不了到地方之后,不让他下墓就完了!”

  “老朱!我可担不起你这一声三哥!叫我老三就行!”三叔笑了笑:“不过这些话可不像是你这种人口中说出来的,别忘了,你肩上可扛着星呢。”

  “嗨,咱们这不也是为了让老祖宗的东西重见天日,为考古做贡献吗,三哥就别取笑我了!。”

  爷爷看向我爸,见他没有再反对,也就默许了下来,三叔很是高兴,急忙将那箱子打开,向我们展示他此行的成果。

  那箱子是最大号的行李箱,里面满满当当装了不少东西,有几把手电,更换的电池,有朱砂,黄纸,糯米等物,还有足够我们几人吃上三天的干粮,以及几把模样奇怪的铲子,以及急救的药物!

  那铲子皆被分成了两截,一根根铲柄捆在一起,几个铲头另外捆在了一起,那铲头颇为怪异,上刃卷曲,下刃平整,正是盗墓的利器——洛阳铲!

  洛阳铲其实也分为很多种,有搬山和卸岭常用的探墓铲,要比箱子里的小上许多,专门掘土寻墓,箱子里的这种乃是最大号的掘墓铲,乃是摸金校尉常备之物,专挖盗洞所用!

  有爷爷这种国士在,寻墓自然是手到擒来,三叔便只备了这些大号的掘墓铲。

  一切收拾妥当,这一夜我基本没睡,虽然已经随三叔下过一次墓,可那只是个冢子,而且只入了一个耳室而已,对于即将迎来的大墓,我心中的激动难以言明!

  次日一早,我们退了房,在楼下的早餐摊喝过胡辣汤后,便再度驱车直奔三里冢,车里本就已经超载,小梁便骑着他的摩托车跟着,好在三里冢距离许昌市区也不算远,只有二十几里路,半个小时后便抵达了三里冢村外,小梁已经被尘土荡的不成样子,下了摩托车又是一脸殷勤的走了上来,让我们在村口稍等,他进村找村长!

  借着这会功夫,爷爷已经打量起四周的地势,三里冢所在地势颇高,站在村头的大道上能够俯瞰到四周的几个村庄,甚至就连远处的一条大河都依稀能见,河道起伏,忽高忽低,四周的村子也同样如此,皆是地势不同,几个村子之间还有不少高大的土岗,爷爷不由皱起了眉头,却没有直说,而是转头问我:“天官,能看出端倪吗?”

  我起初并未觉得有什么奇异,当时的农村这种土岗实在太过常见,每个村子都有,可此刻闻听此言,我不禁又重新打量了起来,果然发现了一些不同,三里冢附近的土岗,皆有几分山势!

  我试探着说道:“这里以前好像是山!?难不成是塌了之后才形成这样的地势?”

  沧海桑田,板块运动,塌一座山倒也并非没有可能,只是平原地区山脉本就稀少,而且许昌市内唯一的一座山就在市区五十里外,离三里冢也就二十多里地,如此距离,若真是有什么地脉运动,应该连那唯一的一座山也不能幸免哪!

  想到此处,我又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太可能啊!爷,照我看,这里气运平平,怕是没有什么大墓!”

  “嗨!天官,还得跟你爷爷学呀!”三叔笑道:“虽然我也看不出这里的地势,可这许昌市内大墓却是不少,知道这村子为啥叫三里冢吗?”三叔转头看向村子的另一头,说道:“前些年那里就出了大墓!你猜是谁?”

  “谁!”

  “曹操的心腹!荀彧墓!那墓纵深足有三里,长达七八里,这才有了三里冢这个村名!而且还不止这些,没过几年,又在几十里外发现一处大墓,同样是曹操的心腹,夏侯渊墓!你说这里有没有大墓!”

  三叔所说皆是道上的事,乃是已经公开的秘密,当时的政府对这些文物的管理监督并不严格,有盗墓贼盗了这两处大墓之后,周围的村民也陆续的发现,可发现之后,并没有上报的意识,而是纷纷进墓取些宝贝,两处大墓早被搬了干净!

  实际上政府的人有的也知晓,却是无心理会,直到后来一二十年后,文物意识逐渐有了提升,这两处大墓方才彻底见了天日,被文物部门保护了起来!

  我听完不禁露出几分惊异!这两个墓离得太近了!

  许昌乃是盗墓祖师爷曹操身死之处,古迹众多,发现些大墓实在是稀松平常。可两处墓葬葬于一处陵脉,实在诡异!

  若非上佳的龙脉或者风水宝地,绝不会引得这般曹魏重臣藏于一处,这看似平平的地势,难不成当初真的是什么龙脉灵地?

  只是所谓一山不容二虎,二人气运相争,极易引发不详!更何况曹操身边最不缺的便是精通此术之辈,岂会不知此理!

  我心中疑惑更甚,刚欲开口问我爷爷,不远处小梁已经领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走了过来,正是三里冢的村长,姓李!爷爷也回过了头,只是淡淡的说了句:“文盘武踞,千古之奇啊!”

  按照原本的计划,朱锋当先迎了上去,说是北京来的,要开发古城,到这里考察一下,准备收购村民的土地。

  当时的农村家家户户皆有一二十亩地,累死累活也挣不到什么钱,一听能够卖地换钱,这李村长满是褶子的脸庞更是挤到了一起,露出一口黄牙连声说着好好好,二话不说便要领着我们去看看他们村的土地!

 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乃是三里冢村外一片连绵的树林,由于这三里冢村距离最近,所以才选了这里当做落脚地,因此对他们村的土地并没有什么兴趣,只是这墓葬准确的位置我三叔却是留了个心眼,并未告诉小梁,后者也以为就在三里冢村的庄稼地里,便一脸热诚的要带我们前去转一圈!

  无奈,朱锋苦笑一声,操着一口北京腔便应了下来,我们一行只好跟在李村长和小梁身后沿着三里冢的土地转了起来。

  沿途三叔随口应付着,爷爷则不断的打量着四周的地势,我的目光却是在朱轻云和四周村民的身上来回的打量,农村的黄土地忽然出现一个朱轻云这般女子,自是一道非比寻常的风景,不多时村子四周已经站满了村民,老人占了多半,议论纷纷!

  年轻男女的目光自然是落在朱轻云身上,口中的议论也皆是北京妞之类的,而老人们的目光却是有些怪异,尽皆注视着我爷爷他们,似乎有几分戒备!

  几个小时后,我们拖着疲惫的身躯,终于到了三里冢最后的一片庄稼地,说是庄稼地,可放眼望去,四周尽皆被种满了树,杨树居多,还有一些桐树和柳树!面积颇广,东西直接连到了远处蜿蜒的大河,那河道曲折,从三里冢村东而起,拐了个大弯,绕过了三里冢村,将这片树林虚抱。

  好不容易有了树荫,我和朱轻云迫不及待的便坐了下来,李村长还以为朱锋看上了这片树林,当即便说这树林不能卖,朱锋问他为什么,李村长含糊其辞,倒是小梁直接说到:“嗨!没什么,这片地不吉利,不用看了!就是卖我们也不能要!”

  “不吉利!?”我爷爷忽然在此时开口:“非是地不吉利,只怕是村里有些不吉利吧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