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斗罗:瑞兽貔貅!千仞雪窃听心声

正文卷 049 离开天斗,出发史莱克!

  “秦幽,要我说,咱们还是逃吧?”

  宁荣荣竖起一根手指,提出自己的意见。

  秦幽爪子一拍,瞪眼写道:

  【堂堂大丈夫,一兽做事一兽当,怎么能因为害怕就临阵脱逃?】

  宁荣荣委屈巴巴,泄气道:

  “那……那你说该怎么嘛?”

  秦幽稍作思量。

  凭他四万五千年的修为,想要单刷整个天斗帝国副本,可能性好像有那么亿点点小?

  那,干脆就趁现在,赶紧把雪夜大帝给抓起来,挟天子以令诸侯?

  这种想法只在脑海中出现一瞬,便被秦幽否决。

  雪夜大帝虽然弱鸡,但身为一国首都,天斗城肯定是卧虎藏龙,万一出现什么意外被人抓住,他怕是连搬救兵的机会都没有!

  而且,就秦幽对雪夜大帝的了解,要是被那老东西抓住,指不定会怎么羞辱、折磨他!

  烧烤貔貅、清蒸貔貅、貔貅排骨汤……

  秦幽不自觉打了个寒颤。

  就在这一瞬间,他已经脑补出一万种可怕的后果!

  太恐怖了!太吓兽了!

  秦幽考虑了很久,方才心虚的写道:

  【呃,那个,你刚刚说什么来着?】

  宁荣荣嘴角一抽。

  “我说,咱们还是先离开天斗城吧?反正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等我宁荣荣修炼有成归来之时,再收拾那狗皇帝也不迟!”

  闻言,秦幽摇了摇头,吐出小舌头,像个人那样叹息着写道:

  【啧,你看看你,跟着大哥我混还这么怂?真的是……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好!】

  【唉,算了算了,谁叫我是你大哥呢?既然你坚持要走,那我就勉为其难的顺路保护你一程吧!】

  【说吧,咱们去哪儿避避风头?】

  宁荣荣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,但看着秦幽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,她又说不上来。

  “要不,咱们去史莱克学院吧?”

  “那个学院建在一所偏僻的村庄里面,一点牌面都莫得,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,应该不会有帝国军去粘贴通缉令。”

  “之前我爸爸就不知道犯了什么病,非要本姑娘去那里学习,不过也正好,再过几天史莱克学院就开学了,咱们现在赶去正好来得及!”

  宁荣荣洒洒洋洋说了一大堆。

  秦幽双眼一眯。

  去史莱克学院?

  有、意思。

  就当去旅游一趟了!

  想到这里,秦幽点了点头,旋即取出一只笔,又拿出一张宣纸,在桌上写写画画好一阵才停下来。

  宁荣荣看得疑惑不已。

  都这种时候了,不赶紧溜,还想着写什么?

  带着这份疑惑,她正想探过头去瞧一瞧,却被秦幽发现,一爪子拍在脑门上。

  “疼疼疼……”

  宁荣荣捂着红肿的额头,可怜兮兮的道:

  “不看就不看嘛!小气鬼!本姑娘还不想看呢!”

  言罢,便是将樱桃小嘴一撅,从书桌上取下一碗墨水,努嘴示意道:

  “诺,赶紧过来,本姑娘给你伪装一下!”

  片刻后,秦幽浑身的金色毛发便被墨水尽数染成黑色,局部地方还被宁荣荣用她的妆涂成白色。

  猛地一瞧,现在的他和一只黑白相间的小狗没有太大区别。

  “嗯,不错不错,虽然模样没有改变,但至少不会被旁人一眼就认出来。”

  宁荣荣气的快,消气的也快,看着彻底改头换面的秦幽,也是忍不住连连点头。

  这样一来,等出城后便万无一失了!

  秦幽颇为无语。

  怎么感觉他现在的毛色就跟一只哈士奇一样?

  【不是,就算我变了颜色,恐怕也不好从皇宫里混出去吧?】

  秦幽问道。

  现在宫中肯定在彻查所有动物,别说是他了,就算是一只鸟也得逮下来看看它是公是母。

  宁荣荣傲然一笑,伸手将自己胸前的衣襟拉出一道浅浅的缝隙。

  哼!胸大有什么用?能吃吗?

  这种时候,还不是得靠她大显神威?

  “进来吧,本姑娘胸小,那些家伙肯定看不出一点端倪出来!”

  宁荣荣下巴一抬,十分骄傲的说道。

  秦幽小脸一垮,还是跳了进去。

  唉,又要住在搓衣板上面了,希望这次不要咯的慌……

  秦幽其实很想让她垫点东西,好让自己舒服一点,但想了想,还是算了。

  于是,一人一兽合二为一,悄无声息的从太子府离开。

  ……

  另一边,后宫,御花园。

  “清河啊,你说,朕将这御花园改成瑞兽的栖息之所,怎么样?”

  雪夜和千仞雪散着步,缓缓开口道。

  千仞雪闻言,想了很久,都想不明白雪夜口中的“瑞兽”到底指的谁。

  说是秦幽吧,但秦幽连雪夜大帝的面都没见过,雪夜又怎么会知道他是瑞兽?

  “父皇,你说的瑞兽,是指?”

  犹豫片刻,她缓缓问道。

  雪夜哑然失笑,道:

  “呵呵,这要是说起来,那话可就长了……”

  “朕曾有幸在皇宫中见过一只神秘小兽,与传说中的瑞兽一模一样,这瑞兽也是顽皮,倒是给朕闯出了不少祸来。”

  “不过,要是朕再见到它,定要拿出一万分的诚意来好生款待!绝不会让瑞兽在天斗帝国受到半点委屈!”

  千仞雪内心一颤。

  雪夜曾在皇宫里见过瑞兽?

  难道他口中那只瑞兽就是秦幽?

  想到这里,她再也忍不住了,急忙拱手道:

  “父皇,儿臣突然想起来府上有事要办,请容儿臣先行告退。”

  雪夜点点头:

  “嗯,去吧,朕就在后宫内给瑞兽规划居所,希望瑞兽能感受到朕的诚意,早日出现才是……”

  千仞雪已经没空听他瞎扯,快步离开皇宫,回到府上。

  入眼,太子府的大门空出一道缝隙,没有完全关上。

  千仞雪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  果然,进入府邸,里面已是人去楼空,一点兽影都没见到,只有书桌上留着一张被压住的宣纸。

  她眼眉一皱,拿起宣纸查看。

  上面画满了歪歪扭扭的字迹,虽然潦草,但还是能勉强认出来:

  亲爱的雪儿姐。

  对不起,我不装了,我摊牌了。

  御膳房的食物是我偷的,雪崩被审判也跟我有关系,就连传国玉玺也是我偷的。

  雪夜那个老皇帝现在肯定是暴跳如雷吧?对不起,因为我的贪吃,差点连累你暴露……

  为了不打扰你的潜伏大计,我和宁荣荣那个夯货先去史莱克学院玩儿一趟,等过段时间我再回来。

  你诚挚的。

  秦幽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