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斗罗:瑞兽貔貅!千仞雪窃听心声

正文卷 048 宁荣荣:玩蛋了呀!

  终于,听完香妃如此不难其烦的解释,雪夜总算是反应过来。

  对啊,瑞兽吃掉传国玉玺,一定是有它的用意在!

  古往今来,因为为一枚传国玉玺而改朝换代的帝国难道还少吗?

  瑞兽吃掉传国玉玺,怕不是因为传国玉玺会在不久后的将来带来祸患,而瑞兽将其吃掉,正是在为他、为整个天斗帝国,防患于未然!

  就像是阴阳两极,想要得到,必须先有付出!

  他被大尿淋头,但却年轻了至少二十岁。

  他失去了一个儿子,却暴露出一个狼子野心的皇子!

  这一刻,雪夜顿悟了。

  瑞兽既然吃掉了传国玉玺,那就一定会带来与之相等的馈赠!

  而他,只需静静等待,便是对瑞兽最好的答谢!

  雪夜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“多谢爱妃的提点,朕终于明白了!”

  “不过,传国玉玺就这样消失,总归是有些麻烦啊!”

  香妃摇头一笑,轻声道:

  “陛下,这有什么麻烦的?此事天知地知。你知我知,唯一的第三人,便是太子殿下。”

  “而太子殿下临走前您也曾嘱咐过他,切莫将此事说出去。”

  “只要我们都不说,又有谁会知道传国玉玺不见了呢?”

  “当瑞兽将祥瑞之兆降临天斗城的那一天,区区传国玉玺,又何足挂齿?”

  雪夜浑身一颤,再次问道:

  “那……依爱妃所言,朕是应该就此等待,还是应当找寻瑞兽一番?”

  香妃轻轻抬了抬下巴,道:

  “找!当然要找!而且陛下要倾尽举国之力,将瑞兽找出来!”

  雪夜略显迟疑:

  “可这样做……会不会触怒到瑞兽?”

  香妃缓缓摇头,双眼微眯,露出老谋深算的神情:

  “陛下,既然武魂殿可以册封镇殿圣兽,那出现在天斗城的神秘瑞兽,您又为何不能将其找出,册封为镇国神兽?”

  “您只是邀请瑞兽来皇宫做客一番,顺便举行册封典礼。”

  “在瑞兽看来,它只是走一个过场,还被您万般款待,此事如此两全其美,瑞兽哪里来的理由生气呢?”

  雪夜浑浊的老眼顿时绽放精光!

  “好,那就依爱妃所言!”

  片刻后,金銮殿。

  雪夜正襟危坐,手举一幅栩栩如生的画卷,对着紧急昭来的文武百官厉声道:

  “传令下去,令宫中画师连夜加急,临摹此画十万副!”

  “御林军尽数出宫,每隔一街一市井,便将此画张贴于墙壁之上!”

  “钦差大臣,则携带此画去其它城池,让各方守城官员将此画粘贴到天斗帝国所有角落,不留任何死角!”

  “传朕旨意,若有找到画中小兽者,封一等侯,赏黄金万两,其子孙后代皆受祖上蒙荫,爵位世代承袭!凡是能提供线索者,封三等侯,赏金魂币千万!”

  于是,此后很长一段世间,天斗帝国举国上下,贴满了寻兽启示。

  无数民众听闻此等重赏,也是纷纷加入了“寻兽行动”当中。

  ………

  另一边,东宫。

  宁荣荣和秦幽悄悄流进太子府,在进门的那一刻,皆是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。

  在回来的路上,被系统怂恿着偷吃传国玉玺的秦幽,终于意识到自己闯下了多大的祸患!

  那可是传国玉玺,堂堂天斗帝国的气运象征!却被他当成修为给消化了?

  这次,那老皇帝怕不是暴跳如雷那么简单了,说不定,整个天斗帝国都得变天了!

  一人一兽在太子府上心虚了好长一段时间,终于,秦幽往窗外瞥了一眼,挥爪写道:

  【小荣子,你出去观察一下,东宫外面到底乱成什么样子了?】

  小……小荣子?

  宁荣荣气得差点吐出血来。

  “凭什么要我去啊?还有,不许叫我小荣子!”

  秦幽大眼睛一瞪:

  【你自己非要认我做大哥的,既然我是你大哥,那大哥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!怎么?现在后悔了想赖账?】

  宁荣荣小嘴一撇,满脸的愤愤不平。

  但考虑到闯出这么大的祸,若一直躲起来无异于坐以待毙,她还是带着视死如归的精神蹑手捏脚的推开府门。

  嘎吱。

  就在她推开大门的一刹那,几名身穿金色铠甲的御林军迎面走来,手中皆是持有一幅画卷。

  为首的宫卫队长正要敲门,宁荣荣的脑袋正好探了出来,见状,他上前一步问道:

  “荣荣小姐,请问太子殿下是否在府上?”

  因为其父宁风带宁荣荣出入皇宫,所以多数宫卫都能认出她来。

  宁荣荣心虚道:

  “那个……清河哥哥出去了,哦对了,我……我一直都在东宫,你……你们要是不信,可以去问清河哥哥……”

  宫卫队长疑惑的看了她一眼,不知道她在紧张些什么。

  他倒也也没想太多,这次行动虽大费周章,几乎所有宫中侍卫都出动了,但陛下却只是让他们将这些画张贴到醒目的位置,并未有其它指示。

  将手中的画卷贴在大门之上,宫卫队长叮嘱道:

  “既然太子殿下不在,那就请荣荣小姐代为转告殿下,这幅画是陛下命令我们张贴的,切勿将其撕下!”

  顿了顿,他又严肃道:

  “荣荣小姐,若你在皇宫内发现了只有巴掌大的小兽,不管它长什么样,也不管它是什么颜色,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们,明白了吗?”

  宁荣荣尴尬不已的点头,小声道:

  “明……明白了……”

  宫卫队长点点头,大手一挥,带着其他宫卫去往别处。

  见状,宁荣荣捂着胸脯,长舒一口气。

  砰!

  她猛地将大门一关,边跑向客厅,边慌不择路的大喊道:

  “秦幽秦幽!不好了!全完了!我们两个这次真的要完蛋了!”

  秦幽看着她气喘吁吁的跑进来,小心翼翼的写道:

  【外面…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】

  宁荣荣小脸一苦,哭丧着脸说道:

  “外面有一群宫里的侍卫,拿着你的画像到处张贴!”

  “咱们……咱们怕是被通缉了呀!”

  她是秦幽的同伙,秦幽被通缉,就等同于她也被通缉了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