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斗罗:瑞兽貔貅!千仞雪窃听心声

正文卷 017 土道流:你礼貌吗?

  千仞雪睡眼惺忪的从房间里走出来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秦幽的影响,她现在也染上了睡午觉的习惯。

  “娜娜?你不在武魂学院里修炼,怎么有闲工夫来我这里?”

  千仞雪玉手攥拳,轻轻伸了个懒腰。

  因为是在家里,她没有穿之前那身薄丝金甲蝶翼装。

  现在的她,换上了一袭广袖流苏雪衣,雪白的衣襟下,惊心动魄的诱人弧线若隐若现,充满诱惑的同时,更显她气质卓约。

  “雪儿姐,你家秦幽惹上大麻烦了!”

  “他……他把七大供奉的家,全给拆了!”

  胡列娜上气不接下气,眼中至今还有不可思议之色。

 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,秦幽的拆家速度怎么能这么快!

 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,她就在供奉区内听见了六道坍塌声!

  加上五供奉海龟斗罗,可不就是把所有供奉的家全给拆了吗?

  闻言,千仞雪漂亮的凤眉微微一蹙,淡淡道:

  “拆了就拆了呗,这算什么麻烦?”

  胡列娜目瞪口呆。

  “拆了……就拆了呗?”

  那可是封号斗罗的府邸,人家供奉们不要面子的吗?

  为什么雪儿姐能说的如此淡然啊!

  殊不知,在亲眼目睹秦幽在星斗大森林所造成的震撼后,千仞雪内心早已波澜不惊,这种事在她看来跟小打小闹没什么区别。

  胡列娜猛地甩头,双手拍了拍面颊,示意自己冷静下来,这才道:

  “可是,雪儿姐,那些供奉们好像要去找秦幽算账!”

  “嗯?”

  千仞雪惺忪的睡眼倏然间绽发光芒,金瞳中彻骨的寒意令胡列娜都心悸起来。

  “走!”

  没有半句废话,她冷冷的丢下一个字,背后三道金翼齐开,单手环住胡列娜便向供奉区飞去。

  胡列娜瞪大美眸。

  这……雪儿姐变脸怎么比翻书还快?

  那只宠物对她真的有这么重要吗?

  阵阵风声呼啸而过,两女正在空中疾驰着,千仞雪的金翼却猛然停滞下来。

  “雪儿姐,你怎么停下来了?”

  千仞雪面不改色,身形一转,扇动羽翼往反向飞行。

  “哦,我忘了取剑。”

  胡列娜张了张嘴,终于还是选择把想法压在心里。

  取剑干什么?

  去砍供奉吗?

  ………

  另一边。

  千道流气得浑身发抖。

  他下会儿围棋的功夫,家就没了,自己还被埋进土里,这谁能忍?

  “小滑头,你竟敢拆老夫的家?你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?”

  千道流拎着秦幽,紧盯着他,浑浊的老眼中满是怒火。

  之前听说这小滑头刚来武魂城,就把教皇殿给拆了,他还有些幸灾乐祸。

  但当这种事切实发生在自己头上时,他才明白究竟有多么气人!

  一只宠物魂兽罢了,竟然敢在武魂殿总部如此放肆?

  就算他是自己孙女的宠物,也要让他懂得什么叫规矩!

  秦幽嘴里含着一块太阳精金,听见千道流怒气冲冲的声音,也是懒洋洋的抬起头盯了他一眼。

  随后便是两只小爪爪抱住太阳精金,丝毫没理会他难看的脸色,自顾自的啃了起来。

  见状,千道流越发恼火!

  这小滑头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!

  “小滑头,老夫今天不教训你一顿,你还真把武魂殿当自己家了?”

  冷喝声说完,千道流抬手便要打。

  却没注意到,埋下头的秦幽,漆黑的大眼睛骤然变为血红色,似有一柄血红色古剑虚影映入瞳孔。

  “大供奉,等一下!”

  就在千道流要动手教训他时,三供奉急匆匆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  只见三供奉手持一本苍白色无字天书,眼中还残留着些许震惊。

  三供奉的武魂叫做“天书”,也是七大供奉里唯一的精神系魂师,其第九魂技更是特殊!

  他的第九魂技虽无法对敌人造成半点伤害,也不能从精神层面冲击对方,但却起着出一种至关重要的作用:

  洞察万物,推衍天机!

  凡是他亲眼目睹的人或物,皆可推衍其身份,能力,信息,甚至连某某小时候尿过几次床都能推衍出来。

  当然,被斗罗神界两大神祇同时眷顾、掩盖天命的气运之子不在其列。

  当然,这里也没有特指谁。

  此时,三供奉望着千道流手中拎着的秦幽,眼中既有恐惧也有震惊,迟疑道:

  “大供奉,我劝你还是先把他放下来……”

  千道流皱眉道:

  “老三,你魔怔了?这小滑头把供奉区的府宅全给拆了,你竟然还让我不追究他?”

  他哼了一声,想起自己被天花板掩埋的惨状,脸上就浮现出怒容:

  “不教训他一顿,我千道流的姓就倒过来写!”

  三供奉忍不住嘴角一抽。

  机会都给你了,你咋就不懂得珍惜呢?

  “大供奉!”

  三供奉音调高了几分,一马当先横在他身前,将秦幽抢了回来,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,先是安慰了好一会儿,这才转身面对他。

  千道流从未见三供奉如此失态,一时间倒是没做出反应,任由他将秦幽抢过去。

  “小姐承称您为秦幽是吧?嘿嘿,幽大爷,您接着吃,要是不够您跟我说一声,我再去大供奉家里帮您找找。”

  三供奉看向秦幽的眼神就像在看什么绝世珍宝,那无比谄媚的眼神简直将“狗腿子”这三个字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  嘎嘣。

  秦幽又咬下一块太阳精金,狐疑的盯着他,不知道这老家伙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。

  “哦对了,幽大爷,您的爱好是拆家对吧?没关系,您不用担心,过几天我就派人将供奉区内的府宅重新修一遍,您爱怎么拆就怎么拆,拆完了跟我说一声,我派人接着修!”

  三供奉感觉秦幽还没消气似的,语气越发谄媚。

  嘎嘣嘎嘣。

  秦幽眨了眨眼睛,坐在地上,一边吃着太阳精金一边摇晃小尾巴,一副我就静静看你表演的样子。

  “老三!你在搞些什么?为什么要对一只魂兽低三下四的?成何体统!”

  千道流眉头紧皱。

  这都什么情况?

  三供奉这人他是再了解不过,作为武魂殿最早的元老之一,就算面对教皇也不至于如此谄媚,今天又是怎么了,早上没吃药吗!

  “土道流!能不能把你那张臭嘴闭上?你他妈是觉得自己活太久,嫌命长了吗?”

  三供奉面色剧变,竟丝毫不顾身份地位,以下克上的怒斥道。

  土道流:???

  你礼貌吗?

  千道流当即便是愣在原地。

  这老三哪来的胆子敢这么对他说话?

  不知道自己百招之内就能取他性命吗!

  “唉,你先跟我过来一趟……”

  三供奉见他这样,也是趁着他愣神的功夫,恨铁不成钢的将他拉到一边。

  待两人走远后,千道流方才满脸怒容指着三供奉,厉声道:

  “老三,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,这都是些什么情况,否则,哼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