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斗罗:瑞兽貔貅!千仞雪窃听心声

正文卷 040 雪崩:升了个段位

  本姑娘的头上怎么出现一盆肉蛋葱鸡?

  就在宁荣荣端着肉蛋葱鸡,百思不得其解之际。

  砰!

  又是一块物体精准而优雅的落在她脑门子上。

  这次,是一个玉质的酒瓶!

  宁荣荣嘴角一抽,娇喝道:

  “没完没了了是……”

  砰砰砰!

  她话没说完,大量玉瓶夹杂着一些银盘上的菜肴前仆后继的砸在她头上,又仿佛被一层魂力所包裹似的,从她脑袋滑落下地面时,竟无一滴汤汁溢出,餐盘与酒瓶也毫发无损!

  宁荣荣捂着脑袋,蹲在地上,差点被砸傻。

  望着满地的玉质酒瓶与餐盘,她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。

  这时,她忽然感到自己裙摆下的小翘臀似乎被什么拍了一下。

  定睛一看,原来是一块鸡骨头!

  秦幽坐在宫墙上,爪子缝里塞了根牙签,正淡定的剔牙。

  “好啊!原来是你这只小黄毛在捉弄本姑娘!”

  宁荣荣见状,当即便是反应过来,起身就想揪住秦幽的尾巴,将他放在手里胖揍一顿!

  秦幽不紧不慢的挥出一道烈火字体:

  【别生气嘛,这些都是我给你准备的美酒和菜肴,累了这么久,你应该也饿了吧?】

  宁荣荣大眼睛一瞪:

  “小黄毛,看不出来啊,你居然会喷火?还会写字?”

  秦幽翻了个白眼:

  【看不出那是你傻!赶紧的,小爷可废了好大劲才弄来这些,就问你吃不吃吧?】

  宁荣荣小脸一红。

  这也快正午了,再加上与追秦幽耗费了大量体力,她现在确实有点饿。

  没想到这只小黄毛虽然在捉弄她,但内心还是挺暖的,居然还知道关心她……

  “那……谢谢你哦,以后我也不叫你小黄毛了……”

  宁荣荣颇为真诚的认了个错,便拿起餐盘上的汤匙,开始干饭。

  见状,秦幽嘴角一√。

  计划通!

  现在,宁荣荣就是共犯了!

  以后要是追究起来,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就要替他背黑锅……啊呸,打掩护了!

  “唔!好好次!小油油……你从哪腻弄来这些哒?”

  宁荣荣一把舀起一颗红烧牛丸,腮帮高高鼓起,嘴里含糊不清道。

  秦幽歪了歪脑袋,爪子一挥,空气中缓缓浮现出三个字:

  【御膳房。】

  “哦,御膳房啊。”

  宁荣荣抬头,满不在意的瞥了一眼,便垂下脑袋继续享受美食。

  啪嗒!

  下一刻,她小手一抖,手中汤匙不稳,一下子掉落在地!

  “什么?御膳房!”

  宁荣荣猛地抬起头来,呆滞的蓝瞳中充满了不可思议。

  “小黄毛,你可别逗我玩儿!”

  她明显还心存一丝侥幸。

  秦幽砸吧砸吧嘴,写道:

  【这里是皇宫,你觉得我还能从哪里弄来这些美食?】

  见到秦幽龙飞凤舞的字迹,宁荣荣的小脸顿时就垮了下来。

  要是被爸爸知道自己偷吃御膳房的餐点,岂不是马上就要把我轰进史莱克去?

  不行不行·!马上就要开学了,假期也只剩这么点儿时间了,本姑娘还指望在帝国首都好好享受一阵子呢!

  【怎么?吃了那狗……那老皇帝的午餐,你怕了?】

  宁荣荣嘴角抽搐。

  他是想说狗皇帝吗?

  魂淡!你写的是字啊!有必要掩饰吗?本姑娘又不是瞎子!

  “切!本姑奶奶自打从娘胎出来,字典里就没有怕这个字!”

  犹豫了几秒钟,宁荣荣小手叉腰,十分硬气的说道。

  身为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,即使心虚,也绝不能表现出来!

  怕秦幽不相信,宁荣荣又傲娇着脸蛋,换了个汤匙继续享受起美食来,边品尝还边皱眉道:

  “啧啧,这清蒸鱼做的也不怎么样嘛,还不如我那能把厨房烧掉的老爹!”

  “噫,这鱼尾巴怎么那么像剑爷爷的胡子?好恶心,扔掉~”

  “唔……这银耳莲子汤还算在及格线上,不过还是比不上我家宗门的大厨!”

  身为七宝琉璃宗的小公主,首要的日常之一便是:

  有亿点挑剔。

  秦幽一下子来了兴趣。

  若是他有大拇指,定是要将其狠狠的竖起!

  很好!

  他就喜欢这么有个性的人!

  过了一阵,宁荣荣拿出一张手帕擦了擦小嘴,心满意足。

  她的食量不大,秦幽带回来的美食连五分之一都没吃完。

  “嗝儿~好饱啊……”

  宁荣荣砸巴小嘴儿,将秦幽丢来的几瓶美酒捡起来,收进储物戒中。

  美食她是吃不下了,但这些酒还是可以留作日后享受滴!

  狗狗祟祟溜进一处隐秘的角落,宁荣荣将动过的餐盘尽数倒掉,她飞速转动小脑袋瓜,开始思考着怎么把这件事摆平。

  这时,秦幽眼睛眨了眨,远远望见一道黑影正从这边走来。

  那人虽探头探脑,看着像个憨憨,但身上的衣服却十分华贵,一看就不是皇宫里的寻常侍卫。

  【糟糕,我现在绝对不能被别人发现!】

  秦幽当即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  雪夜大帝被他大尿淋头,此刻绝对是暴跳如雷,说不定已经在派人找他了,若是被发现,肯定会惹出不少麻烦!

  心念一动,他便要跃上宫墙,隐藏自己!

  “喂,我说,小幽幽,你不会是想着临阵脱逃吧?”

  关键时刻,宁荣荣突然发现秦幽的异常,将他紧紧地捧在手心。

  【你懂个皮!快放开我!小爷不想惹麻烦!】

  秦幽大为恼火。

  凭他的修为,一爪子就能把宁荣荣的手给拍废!

  但就怕把一个力道没注意好,把这妮子的手拍断了,等会儿这妮子又哭唧唧起来!

  “啊?什么麻烦?”

  宁荣荣的脑子突然有点转不过弯来。

  秦幽没空搭理她,往后看了一眼,那家伙越来越近了!

  【你个二货!赶紧把小爷藏起来!小爷没跟你开玩笑!】

  见秦幽如此严肃,宁荣荣也是一下子慌了神。

  藏?藏起来?藏哪儿?

  她看了眼自己的浅蓝色短裙。

  要不然,藏在裙子下面?

  嘶……

  宁荣荣打了个冷颤。

  不行不行,裙子下面怎么能藏一只野兽?

  【搞快点啊二货!】

  秦幽还在催促。

  宁荣荣苦着小脸,索性将银牙一咬,一把将秦幽塞进了自己胸前!

  秦幽眼前一黑。

  啊咧?

  远处的人影终于走来。

  宁荣荣眨巴眼睛,故作镇定道:

  “雪崩哥哥,你也来这里玩儿吗?”

  四皇子雪崩正欲发问,目光却猛地瞧上她胸前。

  ???

  明明前几天还是跟搓衣板一样啊?

  怎么突然就涨这么大?

  现在的女孩子发育都这么快的吗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