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斗罗:瑞兽貔貅!千仞雪窃听心声

正文卷 029 圣兽秦幽!

  胡列娜向来聪慧,看着焱一群身上明显有烧焦的痕迹,很快便明白他们是来偷窥的!

  不然,他们躲在灌木林里干嘛?

  “好啊,敢偷窥你娜姐,本姑奶奶今天不教他们做人我就不姓胡!”

  胡列娜咬牙切齿的丢下一句话。

  同为武魂殿绝代三美之一,她的性格是最为泼辣的,颇有“小辣椒”之称。

  “站住!”

  一道柔媚中带着冷意的声音远远传来。

  搀扶着焱的男生们皆是浑身一抖,战战兢兢,却不敢转过头去。

  这道声音他们太熟悉不过了!

  开玩笑,要是真傻乎乎的转过去,今天他们怕是都得被鸡飞蛋打!

  “逃!分开逃!”

  众人对视一眼,心中皆是有了决断!

  要是被当场逮住,胡列娜绝对会“滥用私刑”,下场还不知道会有多惨!

  几人迅速放开焱,两手捂住裹着屁股的叶片,飞快的往四面八方逃散!

  焱失去平衡,一下子摔在地上。

  看着同伴们离去的身影,他满脑子都是问号。

  不是,你们是不是忘了我?

  啪嗒,啪嗒。

  一双修长美腿缓步走来。

  焱惨白着脸,咽了口唾沫。

  “敢偷窥你姑奶奶,我看你是活够了!”

  胡列娜居高临下,美眸中满是冷意。

  焱结结巴巴道:

  “娜娜,求求你,原谅我这一次吧!我保证,下次再也不敢犯了!”

  胡列娜美眸一凝,当即便是足腕弯曲,秀美欣长的右腿狠狠的向他的作案工具踢去!

  “你还想有下次?”

  话音刚落,便听到一声惨绝人寰的嚎声。

  但胡列娜却是微微一愣。

  咦,他怎么没有?

  缩回右腿,她下意识垂首看去。

  只见包裹着焱屁股的硕大叶片之下,他的双腿之间,早已渗出殷殷血迹,有些地方的血迹都已干涸。

  “这不是焱公子吗?他怎么会在这里?难道他想偷窥我们!”

  “我的男神……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个变态!呜呜呜……我好伤心!”

  “伤什么心?你应该高兴才对!要是这种偷窥变态狂得逞,说不定下次他还敢做成什么更过分的事情出来!”

  “噫,好恶心,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!”

  女生们也围上来,正议论纷纷着,突然有一名少女联想到了之前的事。

  “这些变态们……好像是被瑞兽大人的火焰给逼出来的诶!也就是说,是瑞兽大人救了我们!”

  因为胡列娜曾听闻供奉们都称呼秦幽为“瑞兽大人”,所以在向其他女生介绍时也延用了这个称呼。

  胡列娜闻言,也是顿时反应过来,心里羞愧不已。

  原来,秦幽放火烧山是为了她们!

  而她还错怪了秦幽!

  “不好意思啊小幽幽,是娜娜姐错怪你了……”

  她俏脸略微发烫,低声道着歉,其她女生看向秦幽的眼神也是越发柔和亲切。

  不愧是代表了祥瑞的瑞兽大人,第一次见面就帮她们逮住了一个大变态!

  秦幽把头一撇,丝毫不理会胡列娜的歉意。

  谁还不是个小傲娇了,别以为道了个歉自己就能原谅她!

  除非……这女人把她的凶器亮出来给他看看。

  胡列娜见状,也是颇为无奈。

  但下一秒,她的眼神便冷了起来。

  “姐妹们,把这家伙绑起来,其她人,随我一同前去抓捕共犯!”

  道歉的事先不急,先把逃跑的共犯们抓住了,再来好好补偿秦幽。

  焱被粗暴的绑了起来,二度受创的他刚刚差点痛的昏厥过去,此时更是欲哭无泪!

  这下可好,作案工具彻底报废,又被当场抓获,颜面也尽数丢尽,以后他都别想在武魂殿里抬头做人了!

  一想到自己一片昏暗的未来,焱绝望不已。

  …………

  武魂城,教皇殿。

  比比东眸光闪烁,作出最后的决断。

  “…………综上所述,本座决意在三天后将秦幽封为圣子,你们可有异议?”

  凤眸望向台下坐席,诸位长老供奉们皆是抚须点头,无一人反对。

  长老们立于教皇比比东一派,自然不会反对。

  供奉们知晓秦幽的真实背景,当然不会有反对的理由。

  这时,月关突然站起来,拱手道:

  “教皇冕下,我认为,秦幽身为神兽,将其封为武魂殿坐镇圣兽更为妥当一些。”

  比比东略显一怔,随即便是嘴角微翘。

  也是,这一点上确实是她考虑欠佳了。

  “嗯,那就依菊长老所言,将秦幽封为武魂殿圣兽,行丹陛大乐,持祭天之礼,其礼乐规格与圣子圣女相当。”

  “诸位没有其它异议,便可自行离去了。”

  比比东说完,众长老供奉们皆是虎躯一震。

  行丹陛大乐,持祭天之礼?

  这哪是册封圣子或圣女的规格?这分明是按照教皇的登冕仪式来的!

  但他们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  敢和秦幽对着干,任谁谁倒霉!

  比比东看着众人的反应,也是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  看着众供奉中有人欲言又止的样子,她就情不自禁的想起秦幽。

  也不知道小幽幽醒了没有,若是醒了,我在书桌上留下了一张字条,他应该不会出去闯祸才是。

  臻首微垂,她正想着,一名银甲守卫忽然急急忙忙的从教皇殿外冲了进来。

  “教……教皇冕下,不……不好了!”

  银甲守卫一个箭步跪在地上,神色慌张。

  月关皱眉道:

  “有什么事好好说,慌慌张张的,成何体统?”

  比比东凤目微眯,稍显疑惑的盯着台下之人。

  “是……是这样,武魂城里出现了一群衣不蔽体,焦黑如炭之人在四处乱窜,听圣女殿下说,他们都是武魂学院的男生,欲图偷窥圣女殿下洗澡,被跟随她的瑞兽所发现,现在正被圣女殿下她们全城围捕!”

  银甲守卫喘着粗气说道。

  众长老供奉皆是一愣。

  瑞兽?是指瑞兽大人吗?

  比比东也是怔了怔,随即单手扶额,长长的叹出一口气。

  好吧,这很秦幽……

  她早该想到的!

  旋即,她的脸色便沉了下来。

  若真如这银甲守卫所言,那这群偷窥之人,便是罪有应得!

  她平生最恨这种好色变态!

  早年间,她就差点被视若亲父的老师所强暴,如今再次听闻此等相似的无耻行径,心中怒意更是蹭蹭的往上冒!

  “月关,鬼魅,随我一同前去!”

  比比东冷冷的丢下一句话,脚步生莲,手持威仪权杖款款走出殿外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