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斗罗:瑞兽貔貅!千仞雪窃听心声

正文卷 010 返回武魂殿,爱吃铁精的秦幽(4K字)

  月关不需回头,便已经知晓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。

  “小……小姐,我腰有点酸,趴在地上歇会儿……”

  月关倏地一下站起来,扭动腰杆,佯装一副很累的样子。

  他当然不敢说实话,要是被千仞雪知道他刚才的想法,回去怕是会被教皇冕下和大供奉千道流扒层皮!

  千仞雪狐疑的盯了他一眼,也没多问,淡淡道:

  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  月关讪讪一笑:

  “这不是之前教皇冕下让我来帮你猎杀魂兽吗,结果小姐你居然不等我……”

  言罢,他似乎突然想起什么,又道:

  “小姐,这次你就不要急着回天斗城了,教皇……大供奉他想你了,让你先回武魂城一趟,顺便也交代一些事宜。”

  千仞雪脸色波澜不惊,沉吟良久,才轻声道:

  “好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第二天。

  月关于千仞雪同坐于马车内,此时的他万分坐立不安,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。

  没办法,千仞雪的性格他是太清楚不过,除开在天斗帝国必要的伪装,其余时候面对任何人都是一张冷脸。

  有些时候,他宁愿跟十万年魂兽干一架,也不愿单独面对自家小姐!

  “小姐,多日不见,你好像又变漂亮了!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额……小姐你在天斗城皇宫里待的还顺心吗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咳咳……小姐你快看,外面有人在肉搏!白武魂进红武魂出啊!”

  “嗯。”

  月关从来没这么崩溃过!

  坐在他面前的到底是复读机还是冰山?

  他只是想找个话题聊,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而已啊!

  自家小姐……不愧是话题终结者!

  “那个……小姐,你的第七魂环,能不能给我看一下?”

  月关尴尬了一会儿,还是装着胆子问了出来。

  他此次出行的目的,就是为了帮助千仞雪获得年限越高,也越合适的魂环,若是她的第七魂环年限过低,他也难辞其咎。

  这次,千仞雪那仿佛对万事都漠不关心的表情终于有所变化。

  她迟疑片刻,额间天使烙印闪烁金芒,七道魂环自她身体周边浮现。

  两黄、两紫、两黑、一红!

  砰!

  在千仞雪释放出魂环的那一瞬,月关便猛地站起来,随即双膝一软,整个人不受控制的跪倒在地!

  “红红红红……红色魂环?”

  月关眼神呆滞,用力将自己面颊扇红,不可置信的喃喃着。

  红色十万年魂环?小姐的第七魂环怎么可能是十万年的!

  那不是只有到达封号斗罗境界才有可能吸收的吗?九十级以下,任何人想要吸收都只会落得被撑爆的下场!

  千仞雪吸收魂环前不过六十九级魂帝境界,她是怎么做到的?

  月关内心一万种疑惑,正欲发问,便听到一阵急促的“咕咕”声在马车内。

  沉睡良久的秦幽终于苏醒,探出小脑袋,两只爪爪按在千仞雪胸襟上,好奇的望着四周。

  “斯……”

  月关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他又被震惊了!

  怪不得!

  【午餐呢?下午茶呢?本貔貅现在好饿!】

  被他认做小狗的秦幽刚醒便发出控诉。

  “小姐,这只小狗……”

  月关正欲发问,千仞雪便皱着眉打断他。

  “别说话。”

  月关微微一怔,下意识道:

  “我是想问一下,这只宠物是什么来历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

  千仞雪冷意更甚。

  月关面部稍稍抽搐。

  小姐这是吃错药了?脾气这么冲?

  就在他郁闷之际,只见秦幽瞪着一对黑漆漆的大眼睛紧紧盯着他。

  月关糟糕的心情正没处发泄呢,想也没想就恶狠狠便朝他回了句:

  “看什么看?再看,小心我让小姐把你炖成狗肉汤!”

  秦幽一听这话,差点被气笑。

  从来只有他炖别人的份儿,今天居然反过来了?

  【这没眼力见、又给里给气的家伙,还好意思骂小爷是狗?】

  【很好,今天不给你付出点代价,小爷的名字就倒过来写!】

  千仞雪闻言,也是美眸微眯,淡淡道:

  “出去。”

  月关嘴角勾起,对着秦幽不屑道:

  “听见没,小姐让你滚出去!”

  他的底气非常足。

  开玩笑,他是什么身份,武魂殿裁决长老!在千仞雪心目中的地位难不成还比不上一只刚养的宠物?

  “我是让你滚出去!”

  千仞雪加重语气,声音如同隆冬季节吹来的寒风般冰冷。

  “什么?小姐你……让我滚出去?”

  月关不可置信的重复着,但感受到马车内似乎骤降的温度,也只能灰溜溜的低下头。

  切,出去就出去,他可不是怕了那只小狗,只是顾忌到小姐的面子罢了!

  见状,秦幽伸出小爪爪拍了拍,不怀好意的盯向月关,就是这拍的位置有些尴尬,令得千仞雪面颊微微泛红。

  “站住。”

  千仞雪双颊绯红,但还是沉着脸将月关叫住。

  月关身形一僵,顿在原地。

  “乖,小幽幽,姐姐帮你出气。”

  “告诉姐姐,你想怎么惩罚他?”

  千仞雪极为宠溺的抚摸着秦幽,声音很轻。

  但话说到后半段,那平淡的语气使得月关都不自禁打了个寒颤。

  秦幽从鼻子里喷出一道白烟,目光紧盯月关中指上银光闪亮的储物戒,抬起小爪子指了指。

  千仞雪瞬间明了,伸出洁白如玉的掌心,淡淡道:

  “拿来。”

  月关面色僵硬。

  他中指上戴的储物戒,那可是老鬼送给他的定情……咳,生日礼物!

  且不论他这里面有多少价值连城之物,单是这枚戒指的意义就代表非凡!

  怎么能说拿出来就拿出来?

  “小姐,看在我从小就对您照顾有加的份上……”

  月关干笑,打起了感情牌。

  虽然自家小姐跟教皇关系不好,但毕竟是母女俩,他可以选择站队教皇比比东这边,与大供奉千道流手下的派系针锋相对,但绝不会蠢到与千仞雪为敌,相反,私底下他还献过不少次殷勤。

  “我再说一遍,拿出来。”

  千仞雪朱唇轻启,面色未有丝毫变化。

  月关面露难色,诉苦道:

  “小姐,你干嘛这么护着他?难道我在你心中的地位还不如一只小狗吗!”

  唰!

  话音刚落。

  一柄天使之刃直指月关脖间!

  千仞雪丝毫没有理会他的感情牌,面色波澜不惊,反问道:

  “你觉得呢?”

  月关额头冒出冷汗。

  剑刃就放在他脖子边上,这还需要问?

  “我拿……我拿还不行吗!”

  月关悲愤的将戒指取下,余光瞥见坐在毯子上的秦幽,一口老血差点没气的吐出来!

  只见秦幽吐出舌头,小爪爪放在两颗小虎牙旁边,非常人性化的朝他做了个鬼脸!

  尼玛!!

  月关气得眼前发黑。

  他今天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狗仗人势!

  没事,我不生气,就当把储物戒给那小东西玩玩,反正这里面的玩意儿他也咬不坏!

  月关这样安慰着自己。

  千仞雪收下储物戒,神识探入其中,眼眉微皱。

  旋即,她将储物戒内的东西尽数倒出。

  哗啦啦。

  泛着幽幽寒芒的各种精铁遍地洒落,令得马车内骤然一颤,仿佛一下子沉重了些许。

  见到这些精铁的一瞬间,秦幽鼻子微微抽动,似乎嗅到了什么绝世珍宝一般。

  “沉银,紫金铜,竟还有寒心铁精?你弄这么多精铁干什么?”

  望着各种颜色不一的精铁,千仞雪不禁疑惑问道。

  “老鬼他主管刑罚,其中一些他要用来打造刑具,剩下绝大多数都是给各长老们打造铠甲所用……”

  月关尴尬的说道。

  他花费数年时间才凑齐这些精铁,原本是用以给武魂殿教皇派系的众长老主教们打造新的铠甲,却没想到今天要沦为一只小狗的玩具。

  沉银,紫金铜,这都是有价无市之物,区区指甲盖大小,便足以抵得上成千上万枚金魂币!

  至于寒心铁精,更是价值连城!

  此物需风灵玉秀之地经历足足五万年方可形成,是大陆上已知最为坚硬的金属!其价值,万不可用金魂币来衡量!

  并且,寒心铁精也是专门为教皇比比东所准备,就算是武魂殿长老也承受不起如此昂贵之物!

  此时,坐在毯子的秦幽猛地蹿到地上,望着满地的精铁,眼神略显炽热。

  不知怎么,这些看似冰冷坚硬的昂贵金属就像摆在餐桌上的绝世珍馐般,散发出香气四溢的味道,诱惑着他把这些金属吃个干净!

  咕咚……

  秦幽砸吧砸吧嘴,有些蠢蠢欲动。

  见状,月关忍不住哈哈大笑:

  “小姐你看,这只小狗竟想着吃下这些金属矿石?简直是异想天开!等会儿把自己的牙崩坏了可没人给它补!”

  千仞雪彻底忍不住了,凤眸怒蹬,反问道:

  “你骂我是狗?”

  月关尬住,极其小声的反驳道:

  “小姐,我是说这只小狗,又没说你啊……”

  “我是小幽幽的姐姐!你说他是狗,难道不是在骂我?”

  “啊……啊?”

  月关被彻底整不会了。

  这只小……小家伙居然有名字?还是小姐的弟弟?

  天哪,这世道怎么了?

  小姐你可是武魂殿的圣女殿下,为何要当一只小狗的姐姐?

  但,他再也不敢把内心的话说出来。

  因为他知道,这个名为小幽幽的小……小家伙在小姐心中极为重要。

  “瞧我这眼力见,真是不好意思,是我菊花关有眼无珠,惊扰到……他了。”

  月关连忙道歉,不知用何称谓来称呼秦幽,索性就以他来代替。

  千仞雪极为无语的瞪了他一眼,随即将目光放在秦幽身上。

  只见秦幽叼起一块手臂大小的沉银放在嘴里,两颗小虎牙轻轻摩擦着。

  月关不由得暗自冷笑。

  哼!沉银也是你能吃的吗?小心等会儿碎掉大牙!

  咯嘣!

  随着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。

  月关的目光转为呆滞。

  沉银被秦幽的牙齿轻轻一咬,顿时四分五裂。

  更绝的是,秦幽意犹未尽,竟咀嚼着,将大块沉银咬成粉末,尽数吞入腹中。

  “嗝……”

  婴儿手臂大小的沉银就有十斤重,他不禁打了个嗝。

  当然,距离饱,那还是远远不够的!

  月关打了个冷颤。

  我尼玛?

  这家伙牙口这么好?

  哪怕是他这名封号斗罗,也做不到一口咬碎沉银再吞下去啊!

  这不是找死吗?

  “叮!检测到宿主吸收十斤沉银,奖励神兽修为加十年!”

  秦幽一听,眼眸愣住片刻。

  【吃金属不仅能填饱肚子,还能增加修为?爱了爱了!】

  旋即,他咬得更欢了!

  咯嘣。

  又是一大块紫金铜下肚。

  “叮!检测到宿主食用十斤紫金铜,奖励神兽修为增加二十年!”

  整整五百斤沉银和五百斤紫金铜,不过盏茶功夫,便被秦幽风卷残云,吃得干干净净!

  他也在短短的时间内,提升了两千年左右的神兽修为!

  不出意外,秦幽周身的神兽气息也随之暴涨起来!

  当然,在旁人看来,他身上的气息与普通的魂兽并无两样。

  月关自然也能感受到秦幽身上突飞猛进的修为。

  “这家伙……刚刚还只是一只百年左右的魂兽,现在就……两千多年了?”

  他的舌头都在打结。

  月关发誓,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情况!

  “不对,能将沉银和紫金铜当零食吃,他绝不可能是只普通的小狗!”

  月关这才反应过来,终于理解能小姐为什么这么看重他了。

  千仞雪红唇微张,翻了个白眼。

  谁告诉过他小幽幽只是一只小狗了?

  秦幽并不满足,将黑漆漆的大眼睛瞄向最为贵重的寒心铁精。

  月关还在追悔自己的有眼无珠,余光一瞥,便见秦幽盯着寒心铁精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。

  他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现在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吗?

  要是储物戒里的精铁全被这家伙吃了,他回去还怎么交代?

  “等等,小家伙,口下留情!”

  月关大吼一声,然而为时已晚。

  咯嘣。

  伴随又是一声极为清晰的金铁交击音响起。

  月关的心骤然间凉了半截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