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斗罗:瑞兽貔貅!千仞雪窃听心声

正文卷 012 霸气的千仞雪!

  “小姐,先进教皇殿吧,教皇冕下……她在里面等你。”

  就在这时,月关略显迟疑的说道。

  千仞雪凤眉微蹙,头也不回的径直从教皇殿外走过。

  “不了,爷爷还在等我。”

  月关见状,不禁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  “来都来了,何不进来坐坐?”

  一道柔媚中带着淡淡酥意的声音从殿内传出。

  千仞雪的身形骤然一滞。

  半晌,她紧抿的唇瓣才松懈下来。

  转身,一言不发的快步向教皇殿内走进。

  就在这时,秦幽小小的身体突然紧绷起来,肚腹处,竟有隐隐红芒闪烁!

  “叮!混元珠温养完成!诛仙四剑其一:诛仙剑即将解除封印,此过程中会有千万分之一的残留煞气显露,冲击宿主的躯体,还望宿主做好准备!”

  系统的话音刚落。

  秦幽便感到可以堪称人间酷刑般的痛感从腹中传出,仿佛能直击灵魂,疼的他眼冒金星,趴在千仞雪肩头的爪子也死死攥紧。

  好在,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一瞬。

  但即使是这样,他浑身上下的绒毛都被汗水打湿。

  千仞雪自然反应过来,侧目看去,只见秦幽如同落入水般湿淋淋一片,眼皮散漫的耷拉着,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,极为凄惨。

  “小幽幽,你怎么了?你可不要吓姐姐!”

  千仞雪还是第一次见他这般模样,急切出声。

  平时的秦幽虽然也不喜走动,整天除了睡就是吃,但那双黑漆漆的大眼睛却显得无比灵动,哪像现在这般无神?

  秦幽颤抖着抬爪,指向殿内,示意自己没事,让她先忙自己的。

  千仞雪连忙用魂力探查一番他的情况,确保他的气息恢复正常后,方才严肃道:

  “小幽幽,等会儿要是又感觉到不舒服,就拍拍姐姐的肩膀,知道了吗?”

  秦幽缓缓点头,已是一点动弹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  什么破勾八诛仙剑,还没诛仙,差点就把他给诛了!

  不过,经此一役,他也是终于切身感受到诛仙剑的霸道!

  见他气息逐渐恢复平稳,千仞雪松了口气,渐步走入教皇殿。

  殿内,淡紫色玉石铺成的地面光滑齐整,教皇宝座的台阶之下,摆放两排共十六张朱红座椅,分别代表武魂殿九名长老与七名供奉的席位。

  此时,除开不在此处的供奉们,一众长老,加上尾随而来的月关,皆数就坐于席。

  九名封号斗罗隐隐散发出的强横气息使得殿内万分沉寂。

  如此看来,应该是之前召开了什么重要会议。

  在皇座之上,则坐着一名极为高贵典雅的女人。

  一身灿金色的长裙礼服从头到脚,极为合身,炫丽的礼服宝光闪烁,上面有超过百颗红、蓝、金三色宝石,头顶的九曲紫金冠更是光彩万道,手握一根长约两米,镶嵌着无数宝石的权杖。

  白皙的皮肤,近乎完美的容颜,令她看上去是那样的与众不同。

  尤其是身上流露出的那种无形地高贵神圣,更是令人忍不住会生出顶礼膜拜的情绪。

  她是武魂殿教皇,比比东!

  秦幽趴在千仞雪肩头,抬起耷拉的眼皮望了一眼,竟被比比东敏锐地捕捉到。

  后者先是疑惑,随后柔媚的眸子微微一眯,像是在审视什么一样,毫不客气的与他对视,食指在太阳穴上轻轻一点,嘴角勾勒出莫名的笑意。

  【靠,这女人干嘛这样看我?我脸上有花吗?】

  这道高高在上、宛若审视的目光令得秦幽很不舒服。

  要不是他现在没力气,定要做个鬼脸好好戏弄比比东一番。

  但只是片刻,比比东便收回目光,转而看向千仞雪。

  “我听月关传来的消息说,你没有等他便自己进了星斗大森林?”

  比比东微笑道,语气说不上疏离不说不上亲近。

  千仞雪默默点头。

  见状,比比东轻轻抬手,指向大供奉千道流的席位。

  “先坐。”

  千仞雪随即坐下,略微思索,她将秦幽放在桌面上,免得等会儿他又不舒服时自己注意不到。

  卓上的秦幽四肢瘫软,吐出小舌头大喘着气,显得煞是可爱。

  见状,一众长老们皆是无比诧异。

  现在可不是纠结他可不可爱的时候!

  带只宠物进来也就罢了,怎么还能把他放在明面上?

  这里是庄严肃穆的教皇殿,可不是养宠物的地方!

  “圣女殿下,我建议你还是将这只宠物带出教皇殿为好,这里可不是畜生撒泼打滚的地方。”

  刺豚斗罗斜眼一瞥,淡淡道。

  秦幽缓缓抬眼,默默将刺豚斗罗的面容记在心里。

  他的记性向来很差,但记仇这方面绝对是天赋异禀!

  【狗娘养的东西,叫谁畜生呢?】

  【草拟大爷!等小爷的诛仙剑解封,小爷第一个砍你!】

  千仞雪面色骤变。

  月关首先注意到她的脸色,心中暗道:

  完了……

  掌心流光闪烁,一道天使金刃被千仞雪紧紧握住。

  她猛地起身,身形骤然出现在刺豚斗罗身前,举起剑刃竖在他脖间三寸外,声音宛如亘古不化的坚冰:

  “你要是有胆,就给我再说一遍!”

  除开月关,其余长老皆是目瞪口呆。

  圣女殿下怎会为了一只宠物而如此大动干戈,连长老的面子都不给?

  刺豚斗罗好歹也是一方长老,被人用剑指在脖子上,哪怕她是现任圣女,脸色也变得十分不好看。

  “圣女殿下,我劝你还是把剑放下,看在大供奉的面子上,我就当做这一切都没发生。”

  望着寒意森森的剑尖,他沉声道。

  千仞雪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,嘴角翘起,笑容却是无比冰冷:

  “怎么,你的意思是,我是在仗着爷爷的身份仗势欺人?”

  刺豚斗罗没吭声,但那怒视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  “呵……”

  千仞雪冷笑,泛着寒芒的刃尖又往他脖子里移了一寸,

  “我就是在自恃身份欺压你,不仅如此,我还护短!”

  “怎么,莫非你还敢还手?”

  脖间似乎都能感受到剑刃冰凉的温度,刺豚斗罗顿时吸了口冷气。

  他敢还手,那才是真的在找死!

  要是伤了千仞雪一根头发,且不论大供奉千道流,就是教皇比比东也绝对不会放过他!

  他现在已经没了刚才的底气。

  伴随着千仞雪剑尖一点一点的往他脖子上偏移,甚至紧贴皮肤,冒出殷殷血迹,他的额头也止不住冒出冷汗。

  终于,刺豚斗罗绷不住了,把头往一边稍稍挪了挪。

  千仞雪脸上冷笑更甚。

  “你既是封号斗罗,只需反手握住剑刃,往我胸口上一刺,这场闹剧现在就可以告终,还能显得你英明神武。”

  “若你不刺,我的剑刃便不会放下!”

  “今天,我们便来赌一赌,看看是你白发人送黑发人,还是我千仞雪就地将你斩杀!”

  言罢,千仞雪皓腕发力,藕臂绷得笔直,剑刃泛起的流光越发耀眼!

  刺豚斗罗冷汗直流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不断将头往一片偏移。

  砰!

  他一个重心不稳,竟是从椅子上摔了下来!

  “我……我道歉,我向您的宠物道歉……”

  刺豚斗罗咽了口唾沫,对着秦幽连声道歉,神色看上去倒是很真诚。

  叮。

  魂力化作的天使之刃如星光点点般消散,千仞雪面不改色,重新坐回席位上。

  【我去,雪儿姐认真起来,似乎比诛仙剑还要霸道?】

  秦幽鼓着小脸,暗自想到。

  千仞雪的嘴角微不可查的翘了起来。

  皇座上,比比东凤眉轻挑,结束了看好戏的神态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