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斗罗:瑞兽貔貅!千仞雪窃听心声

正文卷 018 秦幽:我用心良苦?

  “大供奉,我好心救你一命,你却反过来冲我发火?呵呵,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什么叫做好心当成驴肝肺了!”

  出乎千道流意料的是,三供奉竟丝毫没理会他火冒三丈的神情,反而嘴角挂上了一抹嘲讽似的讥笑。

  这时候,即使千道流再迟钝、再恼火,也能从他的话语中察觉到异常了。

  “好心救我一命?老三,你……你什么意思?”

  千道流皱紧眉头,语气也不自觉淡下来些许。

  “唉,大供奉,你也知道我武魂最大的作用是什么吧?”

  三供奉见他冷静下来,也是叹了口气,恨铁不成钢般说道。

  千道流点头,思绪飞速运转,似乎想到了什么,眉头挤成川字型。

  “我也不瞒你了,刚刚我用天书推衍出了小姐宠物的真实身份,你猜怎么着?”

  虽是在问,但三供奉已经将手中天书递给千道流,示意他查看。

  千道流带着疑惑将天书翻页。

  倏然间,他一双老眼猛地瞪大!

  只见天书两页同时闪烁起两道截然不同的奇异神芒,一页充满着代表祥瑞的灿金色神彩,另一页,则尽是代表着杀伐凶戾的血红色光芒!

  两张天书纸页中,皆有一只与秦幽十分相似的奇异神兽虚影若隐若现,纸页下方则镌刻者两个形象怪异的古朴文字:

  貔貅!

  见到天书上那粘稠无比的杀戮血光,千道流不禁寒毛直竖,就如老鼠遇见了猫一般。

  若不是有旁人在,他现在就想下跪叩拜,表示自己心中的恐惧与臣服!

  刷。

  天书突然被抽走,三供奉眼中再次露出震撼之色,道:

  “我的天书,最多只能推衍出小姐宠物的真名,至于更多,即使我强忍天道反噬,也再无从探知!”

  “小姐所养宠物的真名为:貔貅!”

  言罢,他先是指着充满金色祥瑞神彩的一页。

  “貔貅生为瑞兽,身怀庞大气运之力,与它沾染因果之人,极有可能受其影响,从而得证大道,甚至是……飞升!”

  顿了顿,他又指向充满杀伐凶芒的一页:

  “但,貔貅既为瑞兽,也为凶兽,身怀滔天业力!”

  “与它沾染因果之人,同样有可能被这股业力所焚烧,从而陷入万劫不复!”

  说完,三供奉紧紧盯着千道流的神情。

  千道流一字一句听得极为认真,当听到被业力焚烧、万劫不复时,也是不禁浑身一颤,苍老的面容上尽显恐惧。

  “那,老三,如何才能区分其中因果,让自己只受沾染气运,避免陷入万劫不复?”

  千道流低声问道。

  三供奉笑了笑,道:

  “很简单,据我观察,与貔貅亲近之人,只会沾染气运,并不会受到业力影响。”

  “反之,与貔貅怀仇之人,便容易被业力吞噬,陷入万劫不复!”

  千道流顿时胆颤心惊,想起秦幽被他拎在手里的样子,战战兢兢又问:

  “老三,你……你可有何根据?”

  “呵……”

  三供奉嘴角露出讥笑。

  “我的天书,难道不是最好的证据吗,那杀戮血光之页,想必即使是你看了,也会感到惶恐不安吧?”

  摇了摇头,为了让千道流死心,他不耐其烦的解释道:

  “首先,小姐去了一趟星斗大森林,不仅将貔貅带回,她的第七魂环更是呈现出前无古人的三十万年以上血红色!这就是印证了貔貅是祥瑞之兽!”

  “其次,貔貅去教皇殿时,裁决长老鬼魅曾擅自将它抓在手心,最后整个手掌都冲天血光侵蚀得鲜血淋漓,差点变成残疾,即使教皇给了他疗伤圣药,但没有两三年时间,根本无法将手掌中的杀伐之气彻底清除,这便印证了,貔貅同时也是凶戾之兽!”

  三供奉字字铿锵,表述的有理有据,千道流越听越心惊。

  “而且,你知道最有意思的是什么吗?”

  三供奉嘴角突然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  “是……什么?”

  千道流有些结巴的问道。

  三供奉弯下腰,手中凝聚出一道魂力气旋,将脚下化为废墟的府邸炸开,连同地基一起炸为漫天粉末。

  地下,大片漆黑如墨的精铁矿顿时显露。

  “这是?”

  “此类精铁叫做冥铁,也可称它为幽冥铁,其硬度与密度比之沉银要强上十倍!大陆此前从未有人发现,我也是刚刚才从天书中得知。”

  千道流不禁疑惑:

  “这种精铁跟你说的又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幽冥铁,虽极其稀有罕见,甚至可以堪称精铁中的王者,但它有一种致命的缺陷!”

  三供奉面色肃然,接着道:

  “那就是,它依靠吸收灵物之生气方能形成!”

  “此类精铁一旦成矿,吸收生机的能力更是堪称恐怖!”

  “你我虽都已甄至封号斗罗境界,幽冥铁的影响对我们来说可有可无,但时间一久,潜移默化中,我们终究还是会受到影响!”

  “所以,小姐的貔貅表面上看似是在拆家,但实则是将一大隐患暴露在我们视野内,就等着我们去清除!”

  “这更是印证了,貔貅的瑞兽之兆!”

  言尽于此,千道流终于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一个可能是巧合,但这么多巧合连在一起,还能是巧合吗!

  他现在真想把自己的手给砍下来,痛斥自己为何要去招惹那只貔貅!

  “老三,那我怎么办?我刚刚好像招惹到那只貔貅了……”

  千道流强忍慌张道。

  三供奉皱眉,像关怀傻子一样看着他:

  “做错事了就去道歉,用行动弥补啊,小孩子都懂的道理,还用我教?”

  闻言,千道流这才长舒了一口气。

  能亡羊补牢就好……

  倏然间,千道流眼中闪过一道精芒,像是意识到了什么,问道:

  “老三,你刚刚说,与貔貅亲近之人,能被它身上庞大的气运所影响?”

  三供奉点头。

  “那,像我们这种在修为上此生都不可能有所精进的人,会不会被这股气运影响到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?”

  三供奉摩挲着下巴,道:

  “以神兽貔貅的气运来看,不是没有可能。”

  千道流浑浊的老眼中顿时露出如烈火熊熊燃烧的光芒!

  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!

  男人至死都是少年!

  即使是他千道流,也想要变得更强!

  所以,一定要想办法将秦幽留住!

  虽然他现在还跟着自己孙女,但就怕教皇比比东那边知道秦幽的真实身份后,用坑蒙拐骗的下流手段将他拐给走!

  “老三,谢谢你,让我悬崖勒马!”

  千道流郑重其事的道谢。

  三供奉微微一笑:

  “你我之间还说这个?以后别把我的好心当做驴肝肺就行。”

  言罢,两人便重新回到秦幽所在之处。

  千道流一马当先,冲上来,脸上露出丝毫不逊色于三供奉的谄媚笑容:

  “哎呦,瞧我这一把老骨头,没有懂得貔貅大人的良苦用心,居然还错以为您在拆家,简直是……罪该万死!”

  说完,他便是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,当然,没怎么用力。

  “貔貅大人,您大人不计小人过,饶了我这次吧!”

  “我千道流在此承诺,以后您就把武魂殿当成自己家,想拆哪儿拆哪儿,有不服的尽管让他们来找我!老夫一巴掌把他们呼成肉渣!”

  “还有,您以后一定要常来供奉区玩,再不济,供奉殿也行,那里的主殿设施齐全,配套完善,最适合用来拆!”

  “您且放心,知道了您的良苦用心后,我保证武魂殿内没有一人敢拦您!”

  嘎嘣。

  秦幽的太阳精金还没吃完,默默听完千道流说了一大堆话,盯着他歪了歪脑袋。

  嗯?

  我拆家就为了吃口好的,没别的意思啊?

  这老家伙为什么说我用心良苦?

  我用心良苦吗?

  我怎么不知道?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