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斗罗:瑞兽貔貅!千仞雪窃听心声

正文卷 013 诛仙剑出!奇怪的比比东

  “风头出够了?”

  比比东大腿交叠,轻晃着紫色水晶高跟鞋,淡淡问道。

  “我从小便被爷爷教导,自己的尊严需要自己来维护,难道这也算得上是出风头?”

  千仞雪抬头,不客气的与她直视。

  “呵。”

  比比东嘴角一勾,缓缓起身。

  “我本以为,你只是有些叛逆罢了,却没想到,如今你竟连自己身为武魂殿圣女的职责都弄不清楚了?”

  她的笑容冷了下来,手心的教皇权杖重重落地,高贵冷艳得不可方物。

  “千仞雪,你可知错!”

  一众长老们皆是眼神飘忽,坐立不安。

  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?

  感受着殿内剑拔弩张的气氛,却没有一名长老敢站出来劝导。

  这是武魂殿教皇与现任圣女之间的战争,但既不是为了争名也不是为了夺利,反而用家事来形容更为恰当。

  开玩笑,清官都难断家务事,他们现在敢上去劝,那简直就是在厕所里点灯,找死!

  秦幽当然不笨,恢复些许体力的他,默默享用着盛放在供奉席上的各色水果。

  人家母女俩的家事,他还是少管为妙。

  果不其然,下一刻,千仞雪倏地站起身来,皱眉质问道:

  “我何错之有?”

  比比东冷哼一声:

  “身为武魂殿圣女,我理当竭尽全力培养你,这是我的职责,也是你的责任!”

  “诸位长老供奉为你第七魂环忙得焦头烂额,日夜翻阅古籍,只为寻找最适合你的魂环搭配,但你呢?不顾我的嘱咐,贸然进入星斗大森林,怎么,你认为进阶魂圣就只是你自己的事?”

  她顿了顿,又道:

  “此为不识大体,这只是其一。”

  千仞雪被她说得面色涨红,却找不到话来反驳。

  “其二,你养宠物,我不反对,你带进教皇殿来,我也无话可说,但就凭你对他的态度,我便不得不质疑一番!”

  秦幽正啃着一颗比他还大的火龙果呢,闻言,也是略微一愣。

  你们母女俩的事,干嘛要扯到他头上?

  目光投向钻进盘子里大朵快颐的秦幽,比比东眯眼道:

  “宠物再好,最多只能是一只可有可无的萌物罢了,若平日里寂寞了,借其消遣一番也并不是不可……”

  话刚说到一半,千仞雪便瞪起美眸打断她:

  “姐!秦幽他是我弟弟,不是什么宠物!”

  秦幽困惑片刻,随即释然。

  原来,千仞雪口中的姐姐是指比比东。

  这也不奇怪,就她俩之间微妙的关系,肯定是不会以母女相互称呼的。

  比比东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,连连摇头,笑得不能自已:

  “我原本还想说,看你刚才那般表现,怕是想把整颗心都融化在这只宠物的身上,但现在看来,你是巴不得与他合二为一,永生永世都不分离啊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千仞雪玉手紧攥,薄唇紧咬,心中不断思索着话语来反驳。

  砰!

  “够了!”

  比比东神色骤降,手中权杖重重落地。

  “一只魂兽罢了,你还指望他能为你带来什么利益?”

  “未来你面临生死之际时,他是能帮你战胜强敌,还是能替你挡上致命一刀?”

  比比东发起火来,话语中的寒意丝毫不逊色于千仞雪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见状,众长老们也是浑身一颤,心想差不多是时候了,现在出来当个和事佬也算是掐准了时机。

  “圣女殿下,教皇冕下说的也有道理,您就跟教皇冕下认个错吧……”

  “是啊,您何必为了一只魂兽与教皇冕下闹成这样呢?”

  一身死气的裁决长老鬼魅则是叹了口气,直接站起来劝道:

  “您养一只魂兽做宠物无可厚非,但他能为您带来什么?难不成您还指望他能献祭出一道十万年魂环给您不成?”

  月关还没等鬼魅说话就知道他要放什么屁,却来不及制止,听到如此言论,不由得面色僵硬。

  死老鬼,你他娘的是个乌鸦嘴吗?

  见千仞雪面色挣扎,埋着头似乎在组织语言,鬼魅心念一动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烁至大供奉席位前,揪起秦幽的后脖颈,朝着站于台上的比比东使了个眼色。

  比比东目光微冷,微不可见的点了点下巴。

  秦幽正啃着火龙果,鼻子嘴巴上都被染成紫色,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,就被鬼魅提到了半空中。

  “鬼魅,你放肆!赶紧把小幽幽放下来!”

  千仞雪银牙紧咬,握住天使之刃就要向他斩去,但鬼魅毕竟是以速度见长的封号斗罗,自然不可能被她触碰到分毫。

  “圣女殿下,或许您自己都没意识到,因为这只魂兽,您的心境已经大受干扰,我鬼魅虽不是什么好人,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您误入歧途。”

  鬼魅边躲闪边沉声道。

  月关正想说什么,但比比东的淡然清冷的声音再度传来:

  “够了,鬼魅不会杀他,但却会将他安放在一处你不知晓的地方,此事过后,你也该好好反省一番了!”

  月关面色一滞,将想说的话咽了下去。

  秦幽很愤怒,被鬼魅攥在手里甩来甩去,他的脑袋都快晕眩了!

  mmp,他就想安静享用一颗火龙果而已,有这么难吗!

  千仞雪气得不轻,放下手中徒劳的攻势,转而将冰冷的眼眸死死盯向鬼魅。

  一众长老见状,也是在心底默默叹息一声。

  这场闹剧,该结束了!

  小姐现在毕竟还只是圣女罢了,跟教皇冕下相比,还是欠缺了些许火候啊!

  “叮!诛仙四剑其一:诛仙剑温养完毕,使用此剑时,宿主将不再受到其煞气影响!”

  “正在为您此剑解除封印……”

  “叮!封印解除完毕!请宿主尽量移步至人迹罕至之地,以免诛仙剑解封时伤及无辜!”

  系统提示音刚落。

  鬼魅顿觉刺破灵魂的寒意骤然袭来,短短一瞬,他便祭出所有魂力尽数凝聚于掌心!

  嗖!!!

  一道神秘红芒从秦幽体内冲天而起,径直刺向天际,整个教皇殿都被染成血色!

  红芒凝聚成一道血色光柱,在其内部,似乎有一道古剑虚影缓缓凝实,但只是瞬息时间,便消逝

  同时,光柱散发的滔天煞气使在场每一位长老都无法喘息,灵魂深处,甚至出现匍匐膜拜的欲望!

  令人心悸的压迫感自鬼魅还在所处之地传来,他们不禁恐惧的望了过去。

  嗒。

  一只血色手掌掉落在地。

  那是鬼魅的右手!

  所有人的内心都为之一颤!

  只有月关无比心疼,在心里怒骂道:

  你个死老鬼,干嘛非要多管闲事?枪打出头鸟的道理都不懂吗!

  轰!

  大殿的天花板被秦幽身上的血色光柱冲破,支零破碎,不少碎石滚滚降落。

  “这……这是何等恐怖存在?”

  众长老们喃喃着,眼中满是恐惧与不解。

  啪嗒!

  紫色教皇权杖撞击地面,发出清脆的拍击声,突兀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。

  皇座前,比比东权杖脱手,美眸中震撼不已。

  她当然没有恐惧,生死早已被她置之度外,但……

  她刚刚看见了什么?

  那是一柄血红色的古剑?

  旋即,在众长老目瞪口呆的眼神中,她竟不顾高贵仪表,修长笔直的大腿迈着紫色水晶高跟鞋,双目怔然的向秦幽疾走而去,途中甚至还崴了一下。

  待她踏步至秦幽身前时,他身上的光柱早已消失,整只兽又恢复到之前萌宠的形态。

  比比东神色少见的慌张,弯下纤腰,秦幽身上仔仔细细观察着,双手下意识就要将他抱起来。

  “不好意思,他是我的。”

  千仞雪先他一步,将秦幽抱在怀中,淡淡道。

  “你刚刚不是要把小幽幽丢掉吗?怎么,现在为何又想抱他?”

  比比东轻咬薄唇,抬头看向她,眼神中竟有一丝恳求之色。

  “雪……雪儿,你把他让给我抱一晚上,可……可以吗?”

  一众长老瞠目结舌,受到的冲击甚至比秦幽造成的异象还要大!

  一向孤傲如雪的教皇冕下,说话居然磕磕巴巴了起来?

  千仞雪凤眉微蹙:

  “别叫我雪儿,是你自己看不起小幽幽的,让我交给你,你觉得我会放心吗?”

  比比东目露难色,随即脸色一沉,转过身冷冷道:

  “刺豚,你和鬼魅去武魂城邢罚台各领五百邢棍!你们两人自行监督,互相动手,要是明天你们二人中有一人还能走路,我便拿你们是问!”

  言罢,她这才注意到鬼魅鲜血淋漓的手掌,嘴角抽了抽,淡淡道:

  “鬼魅……就算了,回头我给你送些断肢重生之药,至于刺豚……领一千邢棍!”

  鬼魅死气沉沉的脸庞没有丝毫动容,沙哑开口:

  “无妨,既是教皇冕下的吩咐,邢棍可以照领。”

  比比东单手扶额,半晌,方才无奈道:

  “随你,不过刺豚照样领一千邢棍!”

  刺豚斗罗很想一脑袋撞在柱子上。

  两人离开后。

  其余长老,除开事先就有所察觉的月关,皆是不约而同浮现出一个想法。

  这只看似宠物的金毛小兽,绝对招惹不得!

  刺豚长老说错了一句话,就被千仞雪剑指脖间,还领了一千邢棍!

  至于鬼魅,就更可怜了,一只手掌都被那神秘异象给斩断!

  若只是这些也就算了,现在看来,就连之前最反对的教皇冕下,如今也不知受到什么刺激,居然恳求圣女殿下让出那只小兽!

  要不是依旧能感受到比比东身上那股冷傲而强大的气魄,他们差点要以为自家教皇被人夺舍了!

  “雪儿,之前对秦幽出言不逊的长老都被我惩罚了,你看……就把他借给我一晚上,就一晚上,行吗?”

  比比东绝美的脸庞尽是恳求之色。

  千仞雪嘴角一翘,断然拒绝:

  “不行,刚刚出了那么大的事,我还得回去看看小幽幽有没有受伤呢!”

  言罢,便是带着秦幽悠然离去。

  当她走出殿外之时,里面传出一道孤傲女子的幽幽叹息声。

  月关迟疑片刻,走到比比东身旁,道:

  “教皇冕下,您为何要对那只小兽如此执着?”

  比比东没说话,美眸望着被冲破天花板的天际,好半晌才轻声道:

  “你随我出去走走。”

  月关虽万分困惑,但也只能默默跟在她后面。两人缓缓移步至教皇殿的中央广场处。

  此地,那尊神秘雕像巍然矗立,挺拔的身姿仿佛拨开云雾的一把遗世之剑,傲然于苍穹云端。

  此刻,也方才能窥得他的全貌。

  神秘男人雕像戴着一张面具,远远望去看不见面容,但也让人觉得英武非凡。

  “教皇冕下,你好像很喜欢来这里?”

  月关问道。

  他为比比东鞍前马后许多年,自然能注意到这些细节。

  比比东取出一张手帕,在整洁如新的雕像上擦了又擦,默默颔首。

  月关犹豫着,还是将心中的困惑问了出来:

  “教皇冕下,这尊雕像……到底是为谁修而建?”

  闻言,比比东嘴角勾起,脸上多了些许自嘲。

  “为了谁?是啊,为了谁呢……”

  精致如青玉白瓷的曼妙侧脸贴在雕像手掌处,她轻声低喃,甚至连一旁的月关都没能听见她说的话。

  “多少年了,你不会再回来了,对吗……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