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

正文卷 第四十四章节 都是狠人

  若不是看这杀神穿的只是寻常的葛布衣衫,就是个平头百姓,让他以为就是一贱民,打死也不要紧,他,他也不会现在被打的全身都疼!

  鼻涕横流的给猴哥赔了罪,保证绝不再惹他,猴哥这才拍了拍他的肩,好声好气道:“你看你这摔了一跤,虽说没伤着,但也叫家里人担心不是?快回去吧。往后可别在街上横行了,这也就是遇上我今儿心情好,若是我心情不好的时候,你懂的。”

  崔瑰心中大骂,老子不懂!

  这踏马还心情好,心情好还被打的这么惨,那要是心情不好,我是不是真的会被打死?

  总之今儿这亏他是吃定了,等回去后先查一下这杀神是什么来头,他就不信,他堂堂崔家子,还报不了仇。

  等猴哥放行,他也顾不上他那还趴在地上的马了,屁滚尿流的麻利儿滚了。

  猴哥这才哼笑一声,一个飞身,从窗户进了包厢。

  二楼包厢里,除了七寻,其余几人面面相觑。

  崔瑰在县城那就是个人神共愤的狗恶霸,今儿被打后竟然还乖乖的跑了?看他跑的姿势,完全就是落荒而逃,明明也没见侄孙(侄儿)打伤他哪里呀?

  重点是,他就这么跑了!竟然就这么跑了?!

  两人深知崔瑰的性子,虽人跑了,他们震惊之余,脸色也有点凝重,崔家不是好得罪的。

  若不是县太爷也是个有背景的,为官清正,为人也强势,只怕崔家这小恶霸,在县城都敢杀人放火。

  如今得罪了这狗东西,以后且有得麻烦。

  猴哥上楼便问小五爷,刚那小子是谁?

  小五爷把崔瑰的背景为人还有他干的那些事一说,猴哥不但没怕,语气还十分遗憾:“刚才打的轻了。”

  小五爷:......

  成吧,反正打也打了,小五爷想的是,他虽是混在三教九流的人,但还真不是就怕了姓崔的。人有人道,鼠有鼠道,甭管是谁真得罪了他这种人,只要豁得出去,照样能括下他一层皮,平时绕着崔瑰这样的纨绔走,不过是不想惹麻烦罢了。

  这么一想,小五爷就坦然下来。

  见晏雍楼还在担忧,晏鸿宇道:“楼五侄也不用担心,近来我会派人盯着崔家这狗东西。我巡城司那边也有些关系,回头我便去打个招呼,把人盯紧了,若有事,我便能及时得到消息。我虽没大本事,护着你一家还是成的。”

  晏雍楼知道这位小五叔别看年纪不大,但在县城很有些门道。

  他倒不担心自家,怎么说,他也是有秀才功名的。

  崔家能随意打杀平头百姓,但还不至于敢明着对他一个秀才如何,否则县太爷也不会答应,满城的读书人更不会答应。崔家再如何,还是要点脸的,也没真到了横行无忌的份上。

  崔家子虽横行乡里,但也不敢真去触碰县太爷的底线。

  明的崔家不出手,暗的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淹。总归他不能不管侄子。二哥不在家,他这当叔叔的自要有当叔叔的担当。

  猴哥见叔祖和堂叔担忧,倒是解释道:“我下手有分寸的,顶多也就疼上个把月吧,左右他自己是没空再我麻烦的,他就是告诉家里,但他家里只要寻郎中一瞧,指定得说他是装的。因为他就是疼死,郎中也瞧不出他伤哪了。”

  小五爷:......

  晏雍楼:......

  这特么的,疼上个把月,谁能受得了?

  真的,侄孙(侄儿)什么时候有这神奇本事的。

  知道他学过拳脚,可那不就是养生拳脚么?

  晏雍楼还好些,毕竟他不懂武,但小五爷晏鸿宇不一样啊,他哪怕现在顶多就是个三流高手,眼界还是有的。

  那小子一手把一匹正奔驰的烈马生生按倒在地,半天起不来,一群人围着他打,却连他衣角都没碰到,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。

  小五爷盯着侄孙瞧了半响,方道:“昊儿你什么时候有这本事了?”

  猴哥咳了一声,挠了挠头:“就,一直都有啊。这不是以前我爹一直压着我读书,不叫我瞎胡闹么?我都能打死两头老虎了,按伏一匹马算什么?”

  其实因为他神魔神魂的原因,那马原就怕他怕的要死,要不然他又没伤着那马,那马怎会趴在地上半天不敢起身?他按伏马时,根本没太用劲儿。

  而之所以没伤马,那是因为赔不起啊。

  “打死两只老虎?!”小五爷还没说什么呢,晏雍楼却叫这话惊的出声。

  猴哥无辜道:“我和路叔今儿就是来卖虎肉的啊。”

  晏雍楼:!!!

  才一个多月没见,他突然就不认识他侄儿了。

  见这小子云淡风轻的样子,晏雍楼被噎了半响,才感叹道:“我还没吃过虎肉呢。”

  猴哥哈哈一笑:“今儿我就是来送虎肉的,不过只给您留了十斤。您若爱吃,下次再猎了虎,我给五叔多留些。三妹妹要泡虎骨酒,等泡好,也送两坛给五叔尝尝。”

  虎骨酒可是好东西。

  晏雍楼笑道:“那五叔我就等着了。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些,万别伤着自己。”

  提到酒,猴哥才想起来,要给三妹妹买酒呢,便问小五爷哪家酒坊的酒好。

  小五爷给介绍了几家,又说他有相熟的酒坊,饭后便带他去买。

  很快,伙计过来上菜,见着猴哥一脸崇拜的盯着瞧了又瞧,还低声道:“我们掌柜的说了,今儿的消费,给小英雄打个八折。这壶酒,是我们掌柜的单送的。只盼小英雄和诸位客人吃好喝好。”

  可见猴哥捶了崔恶霸一顿,是多么深得人心,这不,群众叫好外,人家大酒楼都给打折了。

  那伙计又道:“几位客官放心,今儿的事,大家都叫好呢。你们一行人的消息,咱楼里绝不会往外透露。”

  这是怕崔家打听到和猴哥一起的人是谁,以后会来找麻烦。

  小五爷忙笑道:“那便谢过掌柜的和小哥了。”

  伙计摆手:“不敢当谢,原是应该的。今儿小英雄也算是为咱临江百姓出了口恶气。诸位也放心,我们至味楼也不是好惹的,掌柜的既发了话,那谁过来打听都没用。”

  等伙计出了包厢,晏雍楼笑叹:“可见崔家在临江,是真的神憎鬼厌了。至味楼是生意人,都是这番态度,若崔家还不知收敛,怕是以后落不了好。”

  小五爷脸上露出狠色,哼了一声:“真要犯到咱们身上,明面上不能如何,暗地里也总有手段撕下他一块肉。”(第二更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