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

正文卷 第十章节 你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想法

  提起前世,大圣依旧有些忿然:“我眼看着不行了,丢出了自己的心猿,也就是那所谓的六耳弥猴去糊弄他们,他们也知道我用六耳弥猴糊弄他们,我与六耳弥猴一战,其实死的不是我的心猿六耳弥猴,是我自己借机假死了。”

  大圣语气唏嘘:“斩断心猿,于我其实是好事。后来去西天取经的,便是我心猿所化的六耳弥猴,我自己死遁了。但他们也知道我的性子,可没龙族那些废物能忍,他们也怕逼急了我,与他们鱼死网破。何况对我这个莫名出现的天地神灵,心里也是忌惮的,要不然一开始也不会想着拉拢我。所以对我死遁之事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我那会子不是去阴间划了我自己和我那些猴儿们的生死薄了嘛,我原是带着猴儿们破碎虚空,想寻个自在地快活过自己的日子的,哪知遇上空间裂缝风暴,我为护着我那些猴儿们,把他们打入了一处空间,自己却为风暴所袭,大概是死了?反正这会子我重新投胎了嘛。”

  看过封神和西游的七寻能听懂,毕竟对封神和西游记的解读,后世不知道有多少版本,但公玉明溪和灵素、灵玉却是听的迷迷澄澄。更何况公玉明溪那会儿,《西游记》还没成书呢。

  可公玉明溪看儿子这生气的样子,却也知道他受大委屈了。

  但儿咂,神仙的事情,为娘也没法子帮你出气啊。

  公玉明溪心疼的拍了拍儿子的肩。

  虽然有了上辈子的记忆,这几个也都是她的血脉,但这个儿子却是跟着她姓的,是公玉氏的承嗣子,难免偏疼些。

  看把孩子委屈的,当娘的能不心疼么?

  倒是大圣自己虽然有点生气,却也无所谓了。

  毕竟说起来,他除了因那金箍圈为一时受制于人,可后来用六耳弥猴摆脱了金箍圈后,天高任猴飞,非但斩断因果,还摆了那些企图操控他命运的神佛们一道,哪怕现在投身成凡人,从零开始,他也美滋滋。

  他就受不得那份委屈!

  只要自在,凡人又如何?

  他一个天生地养的猴儿,说到底,就是花果山的那些猴儿们,其实也不算是他的同类,而这辈子虽是凡人,竟然有了家人,感觉还挺神奇呢,甚好甚好。

  七寻表示膜拜:“二哥,我且送你一曲,你且听我唱来。”

  “月溅星河,长路漫漫,

  风烟残尽,独影阑珊;

  谁叫我身手不凡,

  谁让我爱恨两难,

  到后来,肝肠寸断。

  幻世当空,恩怨休怀,

  舍悟离迷,六尘不改;

  且怒且悲且狂哉,

  是人是鬼是妖怪,

  不过是,心有魔债。

  叫一声佛祖,回头无岸,

  跪一人为师,生死无关;

  善恶浮世真假界,

  尘缘散聚不分明,

  难断!

  我要这铁棒有何用,

  我有这变化又如何;

  还是不安,还是氐惆,

  金箍当头,欲说还休。

  我要这铁棒醉舞魔,

  我有这变化乱迷浊;

  踏碎灵霄,放肆桀骜,

  世恶道险,终究难逃。

  这一棒,叫你灰飞烟灭。”

  一曲唱罢,七寻用小眼神示意大家发表感想。

  说起来,她觉得这首歌,真的很配她家猴哥呢。

  可惜很明显大家并没有GET到她的眼神。

  公玉明溪笑道:“虽然唱的怪里怪气,却也听的人荡气回肠,词腔极好。”

  灵素点头:“总觉着这词曲悲凉无奈又绝然。”

  公玉昊被这歌唱的一脸唏嘘:“说起来我那师父和两个师弟,还有那小白龙,比起我来,却是惨的多。我那师父原是金蝉子,好好一尊佛,不得不转世投胎,八戒那家伙,原也是天庭堂堂天蓬元帅,结果被生生按了个觑觎嫦娥的罪名,被罚下凡不说,还投胎成了只丑猪,侮辱谁呢?诸天神佛,净踏马不干人事。我那三师弟沙僧吧,虽说只是个天庭的卷帘大将,但好歹也是个仙人吧?就打破了个破杯子,便以此为借口,被贬下凡,成了只河妖,受万箭穿心之苦,人干事?小白马就更惨了,好好一尊龙太子,放在上古之时,何等尊贵,踏么的成了坐骑!都是身不由已啊。”

  最后总结:“秃驴可恨!”

  他的事算是说完了,详细的也懒得讲,反正除了亲娘,好像妹妹们都知道些。

  这时候需要从小读《西游戏》,看《西游戏》,玩《西游记》看过无数西游记解读的七寻出马了。她跟着把西游记的神话故事给她娘科谱了一遍。

  至于为什么她会知道的这么清楚?

  七寻当然不会说,她二哥前世就是个神话传说的故事中的人物。毕竟二哥活生生的就坐在她面前啃大蟠桃呢。谁能说,西游记就真的只是故事?

  她只能说,二哥的事迹后世有记载,她是从书中看到的。

  猴哥自己拿着一个大蟠桃来啃,还不忘招呼大家一起啃:“娘,妹妹,你们只管吃,我收的多着呢,还有很多别的果子,以后咱慢慢吃。”

  几人各自挑了自己喜欢的水果一边啃着,一边听七寻讲跌荡起伏的神话故事,听的时而为他高兴,时而为他难过,是而为他愤怒,时而为他拍案叫好。

  七寻讲完她哥的事迹,好奇的问她哥:“哥,你有空间?是什么戒子空间吗?储物法宝?”

  公玉昊撇了撇嘴,一脸看不上储物法宝的样子:“佛家的须弥戒子还成,普通储物法宝那玩意儿算啥?我自己自带的空间,生来就有的。天生神灵都有自身空间。”

  “在您耳朵里?”七寻继续当好奇宝宝。

  公玉昊翻了个白眼:“当然不是。我把吃的从耳朵里掏出来,你还能吃得下去?小四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想法?”

  灵玉:“噗。”

  七寻:......好吧,是挺恶心的。

  七寻表示:“可你的金箍棒用的时候不就是从耳朵里掏出来的么?”

  公玉昊:“你怎么知道?我那就是为了显得俊气些,假装从耳朵里掏出来的。”

  猴哥你可真行,无师自通凹造型。

  七寻表示鄙视。

  公玉昊道:“我的事没什么可说的了,三妹,你来说。不想说也不要紧,反正你是我妹妹,亲的,就对了。”

  身为一个曾经的神仙,他其实对妹妹们上辈子的事情也没太多大兴趣,反正如今是他妹妹,滴亲的,一个娘胎里待了十个月的,这点错不了就得了。

  哪怕上辈子受过什么委屈,左右时光退不回去,多想无益。

  这辈子不是还有他在么?

  灵素默了一下,才道:“二哥是神仙,我却是个凡人。倒也没什么值得说道的。我父母俱亡,是个孤儿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