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水浒光影令

龙腾四海 第八百二十四章 浮世录,地煞三将的人生

水浒光影令 岁末之秋 7478 2021-10-14 09:21

  清晨的阳光沐浴在武馆那透明的琉璃瓦上,折射的光彩倒也是五光十色,这个标志性的建筑物说是什么达官贵人的府邸都没人会质疑,但是,它只是一座武馆,仅此而已。

  许多光着膀子的后生在武馆前的平地上不断来回上蹿下跳,手中的兵器也五花八门,刀枪剑戟,棍棒斧叉,一应俱全,相同的是他们那种热血沸腾的斗志,每一个人都可以说对练武无比热爱,才站在这片地方。

  他们有互相打斗的,你追我赶的,也有自己练习招式的,总之,这些人在这片地方可以说是热闹非凡。

  今天是武馆馆主召开会议的日子,因此,很早这些学徒们就聚集到了一起,讨论的都是那些神武军中出神入化的一流战将们,卢俊义,杨再兴,林冲,石宝,杜壆……这些名字在他们看来如数家珍,每一个大人物,都是他们走上习武从军,超越自我道路的标杆,是他们人生的动力。

  几个年轻人折腾累了,在一块石头上随意坐了下来,一人擦了擦汗道:“可累死我了,唉,兄弟们,你们都是哪的人啊。”

  一高大汉子嗤笑道:“这才多久便累半死了,爷是河南汤阴的,等会那武馆馆主黄师傅来了,就说他的拳天下第一,你可别吓着了。”

  “汤阴,那是岳大元帅家乡啊。”另外一个精瘦汉子道:“这位老兄,你这可是够拼的,大老远跑来咋齐州的武馆练武。”

  那高汉子笑道:“没什么,还不是这麒麟武馆名声在外,我家乡那些人都不禁揍,方圆五百里都无人能敌了,这不是闲来无事手痒来京城见识下高手。”

  有一道冷笑传来:“你这小子倒是狂妄,老子从琼州千里迢迢赶来,也是为了见一见帝都的高手,听闻这麒麟武馆更是天下一绝,不想都是你这种自大无能之辈。”

  高大汉子大怒,就要起身打人,冷笑之人也跳起来摆个架势,二人就要打斗起来,这时又一声高呼响起。

  “黄师傅到了,所有人安静!”

  众人的争吵声顿时刹那间沉寂,所有目光都不约而同聚集到了那道声音的方向,要厮斗的二人也冷哼一声散了,而这时候,很多人却震惊了。

  众多学员的正前方,那个木板搭建而成的简易台上,一个身穿黑色大褂的人走了出来,看年龄大概在四十左右,背着双手的他脸色倒是十分凝重,几乎看不到什么表情。

  这其中,精瘦汉子,高大汉子和那冷笑之人看得更加惊讶,他们走南闯北,可以说是见识最为广泛的。

  实在由不得众人不震惊,这个中年人,居然正是昔日的大汉帝国神武军大将,“镇三山”黄信!

  “黄将军!”

  那冷笑之人最先喊了出来,他大声道:“黄将军,您如何在此,你又怎么成了这麒麟武馆的馆主?”

  其他众学员的脸色也变得十分复杂了起来,他们大部分都是民间普通小民,到这来练武最久的学员们哪怕这一整年也没见过这个神秘的馆主,根本不认识黄信,更别提知道他的模样了,现在听这人一说,顿时更加一头雾水了,黄信怎么会到这来开这间武馆,放着他的?

  黄信却笑了:“各位,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,其实,这也是我今天召开武馆大会的意义。”

  “这位兄弟,我首先回答你这个问题。”黄信的目光从下方围观学徒脸上扫过,最后落在了之前冷笑那人身上,语气低沉道:“这是神武军将领黄信,魏定国,单廷圭个人的决定,而黄信,也就是我本人,从今往后将彻底留在这个武馆,和你们一起训练,一起成长,直到成为这个国家的守护者,战无不胜的那一天!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短暂的愣住后,人群瞬间沸腾了,黄信居然也要选择退隐,这么些天以来,林冲,公孙胜,李俊,燕青……许多熟悉的名字一个个离开了他们,他们有的去了海外万里之遥此生难见,有的隐于江湖再不从仕,而今天,黄信也要选择这一条路!

  他放弃了自己的高官厚禄,要在民间的武馆做一个馆主,教授这些天下苍生武艺招式,传承无数高手的功法套路,培养更多的武者,为军队输出高质量人才!

  “黄将军,我叶霜云是为了追随你,才能准备参军的啊!”那人还不甘心,咬着牙说道:“十年前,我还是个孩子,就从小听着你的故事,向往能加入神武军,好不容易到了法定参军年龄,战争却已经结束了,既然无法和你们这些大人物并肩作战,我怎么也要加入你的麾下做一个小卒,如今您正是春秋鼎盛,如何能随意退位!”

  “这不是退位,这是“让贤”,懂吗,年轻人。”

  随着两道威武而并驾齐驱的声音响起,两道矫健的身影从高大楼台之下一跃而上,他们在黄信两边站着,语气低沉道:“叶霜云,你告诉我们,你是为了什么而参军。”

  台下的惊呼声更加夸张了,不时有人对着上面那两个人指指点点,实在是由不得他们不大惊小怪,这新到来的二人,居然是大汉帝国齐公“神火将”魏定国,鲁公“圣水将”单廷圭!

  “我要保护我身后的这些土地,和所有我爱的人,我要守护一切的美好。”叶霜云楞了片刻,才犹豫道:“还有,我是为了追随……黄将军?”

  “为什么犹豫?”单廷圭双手抱在胸前,上前几步盯着他的眼睛道:“不要回避自己的内心,相信你的心,你是为了家国而战,为了所爱之人而挥刀,是吗,告诉我!”

  “对,没错,我是为了保护他们而战!”叶霜云大喝一声,整个人的斗志彻底燃烧了起来,浑身的魄力前所未有的高涨而昂扬,恨不得马上加入这个战场,这个伟大的军队。

  “那,你就更应该明白我的抉择了。”

  黄信说着,他从台上一跃而下,落在了叶霜云附近,拍了拍他的左肩,凝视着他的眼睛道:“我黄信只是神武军众多高手中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将领,我很感谢你能如此敬仰我,但我如今选择了更适合我的位置,在这个武馆里,我才能燃烧我剩余的人生价值,为了这个巨大的国家机器运转拼搏,给大汉帝国的国防事业添砖加瓦,你明白了吗。”

  这一番话语直击叶霜云的魂魄深处,从今天起,在这个十六岁少年的脑海中,已经种下了一个无比顽强的种子,待得它日,必将成为参天大树。

  少年所不知道的是,今天在这里的所有学徒,以跟他吵架的那个精瘦汉子,高大汉子三人为首,成为了二十年后大汉帝国新一代的栋梁之才,军中长城,在那场混乱中在造大汉,力挽狂澜。

  半天过去,叶霜云才从恍惚中清醒过来,只见他一咬牙,单膝跪下道:“我明白了,黄将……黄师傅,以后我会在这里跟着你好好练功,争取早日成为强者,为大汉和神武军奋斗终生,至死方休!”

  黄信笑道:“你能这么想,我已经很高兴了,楚江楼,陆文龙,高宠,张宪,萧峰……天下已经大统,诸国来附,我们的这个大汉帝国已经空前强大,我一个小小的黄信,留去与否已经丝毫影响不了局势了,武馆这是我心的抉择,也是更好发挥余热的地方。”

  之前跟叶霜云吵架的那两个人也涌上前来道:“可是……我们还是不服,要培训士兵,交给专业的人去干不就行了吗,黄将军您还风华正茂啊,怎么就此退下来了,岂不是完全没有必要吗?”

  “你们叫什么。”单廷圭没有急着回答,反而问起了他们。

  高个汉子道:“我叫季落凡。”

  精瘦汉子道:“我叫剑留尘。”

  “都是很罕有的姓氏啊”单廷圭看了一眼黄信,眼神示意自己来说,然后走上前看着三个少年道:“那我就告诉你们,为何黄将军要选择这个时候退位,你们知道,大宋为什么会灭亡吗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季落凡先道:“因为陛下神勇无敌,那帮狗皇帝手下的哪里是对手。”

  剑留尘抢着回答道:“因为我们神武军团结协作,姓赵的那些都是乌合之众,当然不是我们对手!”

  谁知道两个人正互相瞪着眼不服的时候,单廷圭却只是哼了一声,什么也没说,明显是不认可他们。

  这时候,一直没开口的叶霜云却笑了,只听他说道:“是因为我们陛下为民请命,为了广大穷苦人民而起兵,早就赢取了天下人心,古人云得人心者得天下,赵家虽然占据天下正统,百年根基,岂会有不败之理?”

  叶霜云说完,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来,毕竟是少年,什么心事总是藏不住的,尤其是这种他自认为志在必得的时候。

  然而,单廷圭虽然微微点了点头,但最后还是皱眉道:“你们说的都有些道理,叶霜云看到这点已经是不错了,但我要说的是,真正的核心,跟我们今天行为相关,你们全都没有答到点子上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这下连其他刚好在七嘴八舌的学徒们也惊讶了,他们三个说的这么详细了,听上去怎么都有理,居然还是不对?

  单廷圭微微摇了摇头,叹口气后,他走上前,脸色一变大声说道:“你们都听好了,我现在就来告诉你们,为什么我们得陛下从如此弱小力量起步,能击败坐拥整个天下,占据正统的赵家!”

  众人顿时沉默了,是的,能打败塞尔柱,日本,大辽帝国,哪怕是大金帝国和势力遮天蔽日,恐怖至极的高俅,那也算不上董双最大的成就,在董双这一生无比辉煌的战绩中,最强悍的,就是迅速夺取了占据正统,拥有天下话语权,人心所向的赵宋政权。

  要知道,如此之快改朝换代,还要能够平息天下,不引起大规模流血冲突,让百姓涂炭之苦,这已经是非常难如登天的事了。

  而像董双这样在一天之内解决如此之多矛盾,彻底雷霆扫清一切残敌的,放眼千年来也绝对是没有先例的!

  “我们能击败赵宋王朝,固然像三位小兄弟说的,赵家腐朽不堪,军队毫无战斗力。”单廷圭说着,语气也激动了起来:“而更重要的,还是我们神武军战士知道为谁而战,我们都是有信仰,有血性的汉子,而大部分华夏同胞,他们处在赵宋重文轻武,压制尚武之风的制度下,可谓是麻木不堪,血性沦丧,以至于跟金人,辽人作战,每次都是一触即溃,根本毫无斗志,哪怕十对一,也根本谈不上什么胜算!”

  “通常,是我们在前面拼命打击,他们那边就防线崩溃,造就了我们四面是敌的困境,而表现在内部矛盾上,这种差距就更显而易见了!”

  单廷圭大声呼喊着,他的声音通过狂风传到了每个人的耳边,风几乎要把他快刮倒了,他却仍旧强撑着道:“赵家的军队,是一群没有血性的懦弱无能之辈,而现在大部分民众还同样处于这种情况下,石宝固然可以作为总教头提升军队的战斗力,把军队斗志牢固稳住,但我们这些百姓,又要靠谁呢,谁能带领大家恢复汉唐时代的尚武雄风,我们为什么不能像契丹人跟女真人那样,让别人一听到华夏人的名字就心惊胆战,看做战斗民族呢。”

  “这本来就是我们的名号,只不过我们丢的太久了,现在,是时候找回这份民族的自尊了,如果不重视这些相关建设,那么,试问再一次面临入侵,当我们这一代人逝去了,谁来保护这个大汉帝国,和我们每个人最爱的人?”单廷圭虎吼一声,此刻的他宛如一只狮子,宣泄着自己心中的愤怒。

  叶霜云,季落凡,剑留尘三人都沉默了,这一切的一切再一次带给了他们无法言说的强烈震撼,从这时候起,他们已经再没有任何质疑了。

  众学徒更是都感动不已,黄信三人的这一阵言论可谓是深刻分析了当下的国家现状,确实是如此,他现在选择留在这个武馆,或者确实是他说的那样,为年轻一代的成长,为大汉神武军输送新鲜血液,在民间宣扬那股华夏民族曾失去的尚武精神,这才是最大的贡献。

  刹那间,全场的斗志都被黄信三人的演讲点燃了,年轻人们沸腾着,疯狂咆哮着,宣泄着心中的无穷斗志,让年轻而爆裂的怒火冲破束缚,尽情撕裂那乌云笼罩的长空。

  这就是年轻人么,二十年前的我,也和他们一样吧……黄信抬起了头仰望着天空,过往的点点滴滴如同漫天星辰涌入了记忆长河中,当年的黄信,何尝不是一个刚加入大宋官军的热血新兵,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变故,从跟着闻焕章,师父秦明,再到董双手下做事,这二十年的从军路何尝不是曲折离奇。

  但是,我从不曾后悔过,师父,黄信看向天上的北斗星,只是笑了,你的徒弟没有给你丢人,从二十年前起,那个走出村庄的少年拿起手上的剑,他就从没有丢下过,更没有背叛过自己的信仰,他战斗了二十年,也成长了二十年。

  今天,是时候迎来旅途的终点了。

  我累了,该歇歇了。

  闭上了眼睛,黄信的嘴角只是带起了一丝弧度,他也不说话,仍旧是昂着头看向天空,心却前所未有坚定着。

  在那以后,时光飞逝。

  岁月的长河中,发生了许许多多故事,以及改变。

  大汉帝国的故事和人,也在继续,走在路上。

  黄信辞官而走,在齐州城开设了这个麒麟武馆帮助培训大汉帝国尚武之风,很多神武军将领都来当教官,黄信后半生都在这个武馆担任馆主,时常亲自指点学徒,为神武军后五十年输送了大量的顶级人才,几乎从国家种族层面上改变了过去的风气,让整个华夏民族重新恢复了尚武之风,黄信当然是高兴不已,他晚年逍遥自在,安然无恙,一生没有什么病痛,后到八十五岁而辞世。

  魏定国和单廷圭为梁山火器和水攻战术日夜操劳,帮助董双研发各种新式武器,经常亲自参与试验,不顾一切,到六十五岁逝去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